林冠英两年前假扮正义为被吊钩砸死的女司机讨公道,原来是要踢走北京城建集团,以让VOIR服装公司入股负责承建海底隧道的Consortium Zenith建筑公司!

随着整天与林冠英搂搂抱抱的巫统旅游部长纳兹里的亲信,即“光头拿督”再鲁所拥的VOIR服装公司,被揭发在去年8月已悄悄入股Consortium Zenith后,北京城建前年9月被驱出Consortium Zenith的真相终于水落石出了。

当来自槟城的24岁女生陈群欣于2016年,在北京城建于吉隆坡Pavillion购物广场旁施工地点被吊钩砸死时,很多人都不解,为何林冠英的反应怎么这么激动,竟叫北京城建滚出槟城。

林冠英非但公开叫北京城建滚出槟城,还指示“光头拿督”撤销北京城建在Consortium Zenith的股东资格。

吊钩砸死女司机陈群欣纯粹是一宗工业意外,林冠英为何会玩到这么大,完全不理会在没有北京城建集团下,他自己声称可以解决槟州交通问题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会因此而无法进行。

林冠英当时是说,他不忿北京城建在陈群欣被吊钩砸死后没有负起责任,才不让北京城建参与“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

可是,陈群欣的哥哥陈群英却告诉新闻界,其实北京城建从意外事件发生后一直都有慰问和协助他们一家。

陈群英说,自从他妹妹出事以来,北京城建在协助和跟进事件发展方面都很有诚意,给了他们家人很大的帮助和建议。他们家人看到北京城建的诚意,也满意该集团的协助和解释,因此就与该集团达成共识,不会再追究及纠缠下去,好让妹妹安息而去。

死者家属都说北京城建很有诚意的协助他们,为何林冠英却说北京城建不负责任?

答案终于在今日揭晓了,原来林冠英是“借头借路”赶走北京城建,好让VOIR服装公司取代北京城建原本在Consortium Zenith股东里的位子!

其实,这已不是林冠英第一次假仁假义啦!

当年林冠英不是多么有正义,为一名声称遭马六甲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强奸的未成年马来少女请命,结果最后搞到自己锒铛入狱吗?

但此事过后,你还有看到林冠英为其他被强奸的未成年少女发声请命吗?

就说行动党前槟岛市议员去年性侵犯华裔女侍应,又强搂女受害者,又触摸女受害者私处及胸部,还当面手淫及开价要女受害者陪睡事件,你有看到林冠英为这名因家穷,不得不在夜店兼职当侍应以赚点学费的受辱女学院生说一句公道话吗?

我们有理由相信,北京城建被林冠英叫滚出槟城,以及被“光头拿督”撤销在Consortium Zenith的股东资格,绝对与林冠英要VOIR服装公司入股Consortium Zenith有关,那么另一家中国公—-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又为什么会在Consortium Zenith股东名单中消失呢?

究竟中国铁建是自愿消失,还是被消失呢?

其实,中国方面没必要再保持缄默,对有“大马陈水扁”之称的林冠英释放善意,因为“大马陈水扁”一直都对中国公司极不友善。

比如在2012年,林冠英从报章读到哈尔滨阳滩大桥坍塌的新闻后,未经求证下便公开指责建造阳滩大桥的公司,与承建槟城第二大桥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是同一间公司,并要求中央政府成立独立单位检查槟城第二大桥的结构,影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可能偷工减料,槟城二桥恐怕日后会像哈尔滨阳滩大桥那样坍塌。

实际上,坍塌的哈尔滨阳滩大桥并非中国港湾公司承建的,中国港湾公司无故被林冠英抹黑当然极生气,除了向我国政府表达了极度的不满,也指示负责槟城第二大桥工程的项目经理房真如,向槟州政府做出严厉抗议。

而林冠英自知闯祸之后,竟然躲了起来,没有对自己的失言向中国港湾公司道歉,却叫行政议员林峰成代他澄清和道歉。

同样的,在最近的海底隧道丑闻,林冠英又再“整镬杰嘢俾中国叹”。

他在记者会上拿出一张他本身、他的金主尤瑞庆、“光头拿督”,以及中国驻槟总领事吴骏一起出席签署“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合约的现场合照,这样质问国阵:“为何只提到我及目前仍被反贪会扣留的尤瑞庆和“光头拿督”,为何对当时也在场的中国驻槟总领事吴骏只字不提?”

林冠英这样说,是要将中国驻槟总领事吴骏拉下水,暗示吴骏也跟尤瑞庆和“光头拿督”一样,涉及海底隧道的丑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