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拿督”再鲁与林冠英金主尤瑞庆(SK)共拥的Ewein Zenith 有限公司,共付了超过5000万令吉的回佣给槟城2名政治人物!

接近槟州行动党高层的消息告诉《槟城头条》,《新海峡时报》日前的封面版引述反贪会消息,指反贪会初步调查发现,有政治人物从槟城海底隧道计划中,领取数万至数百万令吉的回佣有关,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但回佣的数额并不只是数万至数百万令吉那么少,而是超过5000万令吉!

消息说,这逾半亿令吉的回佣,绝大部分是付给槟城一名最高阶的政治人物,只有一小部分流入其负责工程的下属口袋里。

消息说,Ewein Zenith当然不会笨到直接把超过5000万令吉的回佣交给这2名政治人物,而是分阶段通过地下钱庄送到外国洗一洗,再转入这2名政治人物的个人或家属的户头。

其中最大笔的回佣,是交给香港基金界赫赫有名的一名拿督负责洗。

说到这名拿督,槟城人应该还记得在2015年5月间召开的槟州立法议会期间,曾发生香港出现以“PENANG”字眼为车牌的马赛迪房车事件吧!

当时香港“东网”记者向香港运输署查知,这辆以“PENANG”为车牌的最新型号S级马赛地的车主,就是享有“股壇金手指”和“亞洲巴菲特”美誉的拿督。

其实,早在2013年7月,香港的《南华早报》就已报道,林冠英每次去香港,这名拿督都会用以“PENANG”字眼为车牌的香港马赛迪房车来接送林冠英。

据知,来自槟城的这名拿督,共有两辆以“PENANG”字眼为车牌的最新型号S级马赛迪房车,一黑一白。

不过,各报记者在2015年时并没深入报道及跟进香港出现以“PENANG”字眼为车牌的马赛迪房车事件,因为林冠英施展其独门的“闪”绝招,对国阵议员质问为何香港车辆有“PENANG”字眼的车牌,以及这辆大房车是谁人所拥时,林冠英避重就轻的只解释发出车牌是中央政府的权限,与槟州政府无关。至于香港政府允许“PENANG”字眼车牌在香港使用 ,则属香港的条规。林冠英就是完全不告诉大家,车主是谁。

林冠英更因为怕国阵议员会继续追问车主是谁,当时更破例的在星期五照样召开州议会,并故意把自己的总结时间拖到星期五晚上,然后匆匆的结束州议会,让国阵议员及各媒体记者没机会追问。

说回这名拿督。他虽然是槟城人,但1974年就移居香港,在那儿发迹并落地生根,所以槟城人很少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他对槟城也没有任何贡献。但却能在槟州元首于2013年庆祝华诞时,受封DSPN拿督勋衔。而是谁推荐他获此勋衔?画公仔不必画出肠吧!

吊诡的是,林冠英虽然送这名拿督这么一份厚礼,但每当这名拿督返回槟城时,两人总是保持着距离。

林冠英更不像对旅居台湾20年的闪笔开创人”群联电子” 董事长拿督潘健成般,公开谈论这名拿督。虽然这名拿督在外国的成就,比潘健成更高。

数年前,当潘健成被《马来西亚前锋报》影射资助“红豆兵”打击国阵时,林冠英不停的为他喊冤叫屈。可是在2015年,虽然国阵的网站纷纷影射这名在香港的拿督为林冠英洗黑钱时,林冠英却没有当着没看到。到目前为此,这名拿督的大名都不曾在林冠英口中说出来。

在2013年12月,当槟州中华总商会配合庆祝成立110年办才艺晚宴时,林冠英虽然与这名拿督同坐在主桌上,但林冠英在上台致词时,却完全没有向在场的各国商界代表介绍这名拿督在香港的“巴闭”履历。

究竟林冠英是怎样搭上这名在香港闯出天下的拿督呢?

很简单,这名拿督既然是香港基金界及股坛的大亨,而林冠英却整天把“钱赚钱、钱生钱”挂在口中,他怎会不把这名拿督当成密友呢?

从林冠英过去几年公开的财产可看出,林冠英对置业及买股票基金的兴趣不很大,他大部分的钱都是存了银行充定期存款。

很多人一直都感到纳闷令,连乡下老太婆都会拿棺材本去炒楼花股票,因为她们知道钱放在银行做定期存款,利息太低了,不划算。怎么我们会计系毕业的首席部长却把大部份钱存入银行行生息?难道他忘记“钱赚钱、钱生钱”了?

而在知道原来这名拿督级的香港基金界及股坛大亨,与林冠英有赠予“拿督”勋衔及“PENANG”车牌房车载送之交后,大家才恍然大悟。

原来林冠英的“钱赚钱、钱生钱”乐园并不是在我国,而是在香港。

毕竟,基金界有一套洗钱的法术,无论从那里来黑钱,他们都有办法洗得白白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