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揭发林冠英在《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中有7个猫腻!

《当今大马》一直都被林冠英赞誉是报道新闻最公正、最独立和最中立的在线新闻媒体。林冠英最近更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在调查《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下的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计划时,必须把《当今大马》的报道也纳入其中。

既然《当今大马》被林冠英讲得那么公正中立,那么,林冠英就应该对《当今大马》最近根据于2016年11月提呈给槟州立法议会的槟州公账会538页报告,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的协议所撰写的一篇标题为:“为何林冠英与国阵各说各话?”的报道所提出的12道问题中的7个要点,向槟州人民交代。

1.《当今大马》认为,随着林冠英叫北京城建集团滚出槟城后,Zenith BUCG集团的财力已成疑。
《当今大马》说,槟州招标局当初是因为北京城建集团的技术经验和财力,才把《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颁给Zenith BUCG。

而Zenith BUCG当时是由4间公司组成,即:Zenith建筑私人有限公司、北京城建集团、Sri Tinggi私人有限公司和Juteras私人有限公司。它们的缴足资本分别为380万令吉、5亿4096万5500令吉、120万零2令吉和75万令吉。

《当今大马》说,这4间公司中,只有北京城建具有技术经验(曾经承建北京奥运会鸟巢体育场),以及最具财力(缴足资本达5亿4096万5500令吉)。

《当今大马》因此说,Zenith BUCG可以达到政府设下的门槛(3亿8100万令吉),完全要归功于北京城建集团。

反观持有70%股权的Zenith建筑私人有限公司,当时的缴足资本不到400万令吉。

《当今大马》认为,随着财力雄厚的北京城建集团退出,改由其他股东如服装公司Vertice(前身为VOIR控股)加入,Zenith建筑集团的财力自然受到质疑。

《当今大马》也指出,北京城建集团退出后(在2016年因一宗工地意外而被林冠英叫滚出槟城),林冠英却没交代,原本应该由该集团负责的30%工程,将由谁负责。

2.《当今大马》说,是槟州政府自己说中国铁建为Zenith BUCG集团持股者。
《当今大马》说,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铁建)被误会为Zenith BUCG集团的持股者,要归咎槟政府于2013年3月4日发表的文告。

这是因为,槟国阵青年团当时指控Zenith BUCG集团为2令吉公司。而槟州秘书法立占及财政司莫达于2013年3月4日联合发表文告解释,Zenith BUCG财团的缴足资本为2令吉,是因为那是成立来竞标的特殊功能公司(SPV)。其持股公司的缴足资本实为45亿4920万令吉,超过政府设下的门槛,即3亿8100万令吉。

槟州秘书及财政司当时还进一步说,Zenith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与中国铁建占70%股份,这两家公司的缴足资本分别是350万令吉及40亿令吉。

《当今大马》认为,槟州秘书及财政司已错误的把中国铁建的缴足资本纳入计算,因为该公司其实非Zenith BUCG财团的股东。

3.《当今大马》证实,北京城建和中国铁建在2013年签署的是承诺书,不是合约。
《当今大马》清楚写明,北京城建和中国铁建在2013年是签署承诺书(Ackonwledgement of commitment),并不是如林冠英所说的,是签署合约(contract)。

而既然中国铁建在2013年签署的只是承诺书,不是合约,那么这是不是具有法律约束力呢?

中国铁建在海底隧道工程最近引起轩然大波,特别是反贪污委员会介入调查,更扣留Ewein Zenith 的2名高层后,如果不想淌这浑水而拒绝履行承建海底隧道的承诺,槟州政府能拿中国铁建怎样?

4.《当今大马》质问,槟政府真的未对海底隧道缴付一分钱(土地)给Zenith建筑集团吗?
针对林冠英和林峰成说,海底隧道的研究虽已完成逾90%,槟政府未针对此缴付一分钱(土地)给Zenith建筑集团,《当今大马》虽然有说,至今确实没证据显示,槟政府已针对海底隧道计划付款给Zenith建筑集团,但《当今大马》也没有驳斥槟国阵主席邓章耀的看法。

邓章耀是认为,“没付一分钱”为谎言,因为槟政府已支付1120万令吉聘请HSSI有限公司,验收Zenith建筑集团针对“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的工作和审查其索款要求,而这也是海底隧道计划的成本之一。

5.《当今大马》认为,未填好的土地确实已被林冠英转售。
《当今大马》说,在2016年1月,Ewein Zenith与Zenith建筑集团签署协议备忘录(MOA),获得“购买权”,可以用总值约28亿3140万令吉(约30亿令吉)或每平方呎1300令吉,收购对方位于斯里丹绒槟榔总面积50英亩的土地。

《当今大马》说,这50英亩地(尚在填海中),相信就是槟政府之后将支付给Zenith建筑集团的地段之一。

6.《当今大马》质问,海底隧道研究真的不急于完成吗?
《当今大马》说,槟州公账会报告指出,“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一切研究需在30个月内完成,即2013年11月1日至2016年4月3日。

而协议书进度表也显示,发展商应在2015年8月22日完成海底隧道的可行性研究,2016年3月19日完成详细设计,并在2016年5月13日提呈最后报告给槟政府。

可是,现在已是2018年1月了,非但“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一切研究仍未完成。海底隧道的可行性研究及完成详细设计,也已超过期限逾一年,但还未交给州政府。

7.《当今大马》质问,环境评估由谁付费?
林冠英最近声称,政府只缴付2亿800万令吉的土地,换取3条公路的环评报告。但邓章耀却质疑,这跟公账会报告指发展商承担环评经费的说法有出入。

《当今大马》认为,邓章耀所言没错。因为环境局虽需要可行性研究和详细设计来审核环评报告,但林冠英口中的2亿800万令吉的土地,其实是用来支付3条公路的研究费(可行性研究和详细设计),而不是环评报告。

《当今大马》也说,一般上,发展商会聘请顾问公司拟定环评报告。而在槟城论坛要求下,槟政府将自行付款聘请独立的顾问公司拟定“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环评报告,之后再向发展商Zenith建筑集团索回款项。

可是林冠英从头尾都没告诉槟州人民,槟州政府会向Zenith建筑集团索回环境评估报告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