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的,只有没骨气的人才支持。

眼看林冠英成功骑劫槟华堂的元宵节庆典、姓周桥桥民的天公诞庆典,以及宗联会的新春庙会,行动党籍的槟州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见猎心喜,也骑劫大宝森节的神辇出游活动。

瀑布路兴都庙理事会在大宝森节前一天办银神辇出游已有126年历史,由于每年都获得很多信徒捐献无数的香油钱,甚至黄金,令拉玛沙米眼红,于是在去年就搞了一辆金神辇,要跟银神辇抢香油钱。

跟林冠英一样奸诈的是,拉玛沙米拨款380万令吉通过兴都教基金会管理局搞出来的金神辇,连续两年都抢在银神辇的前头出游。

拉玛沙米是以金神辇內供奉神矛,而神矛必须走在载着姆魯甘神明的銀神辇前头为由,要金神辇比银神辇早2小时出发。

其实,根据兴都教的传统,只有银神辇才在街上游行,金神辇只是围绕神庙游行,不能走上街。

还有,根据兴都教传统,神辇是以公牛拉动,但州政府的金神辇却是以人力来拉,这有侮辱兴都教徒之嫌,因为把人当成牛来看待。

拉玛沙米以为他的金神辇早点出发,就能抢到头啖汤,可是山寨的始终是山寨的,信徒们的金神辇经过时,只是双手合十膜拜,连椰子也不肯扔,等到银神辇经过时,他们就此起彼落的扔椰子祈福(请参阅中国报)。

说起来,一些华人及华团应该感到汗颜。

我们华人一直嘲笑印度人容易被收买,无论平时如何欺压他们,当需要他们时只要给他们一点小甜头,就可以搞掂他们。

可是你看,他们有因为林冠英给予的一点小甜头而背叛已有126年历史的银神辇,而去追捧拉玛沙美的山寨版金神辇吗?

反观我们的华人及华团,就只因为林冠英的一些小恩小惠而背叛新春庙会的原办组织槟州各姓氏宗亲联委会,去力捧“女版吴三桂”搞的山寨版庙会。

拉玛沙米硬硬搞出来的金神辇,非但有违兴都教传统,并分裂兴都教徒,最扑街的还是,更搞到道路使用者极不便。

每年大宝森节前一天的银神辇游行,都已令到槟城市区多条要道大堵车了,而随着山寨版的金神辇也出来游行,令堵车的时间更久。因为正版与山寨版神辇是在同一路线游行,且相隔两小时启行,令道路使用者,特别是上班族上班迟到,也害到下午班的学生上学迟到,大人小孩都莫不叫苦连天。

在往年,因为只有银神辇游行,当银神辇一走过后,有关道路的交通就可马上恢复正常,可是去年和今年在多了一个山寨版的金神辇后,由于两个神辇之间相隔只1.5至2公里的距离,当金神辇经过封路的路段后,还要等待银神辇经过,才能开放道路让车辆通行,此举相等于这2年的游行队伍较往年增长了1.5至2公里长,结果加剧了塞车的情况。

所以,如果你这一天堵在车龙阵里动弹不得良久,你绝对有权问候拉玛沙米的祖宗十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