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些倒戈相向,跑去支持“女版吴三桂”郭素岑搞的山寨版庙会的姓氏宗祠中,最令槟城各姓氏宗亲联委会感到痛心的,相信莫过于南阳堂叶氏宗祠的背叛。

这是因为,南阳堂叶氏宗祠的前主席以及现任主席,之前都是宗联委里的大家长。

叶氏宗祠的前主席叶良发,是庙会的发起人之一,而现任主席叶谋通,更是宗联委的前主席,没想到他们最后却被狗官收买,背叛宗联委。

先说叶良发。

叶良发是上世纪4、50年槟城响当当的巨富“剃头意”叶祖意的长孙。

叶祖意当年17岁南来槟城时,孑然一身,曾像a nene般提箱携伞在港仔乾及二条路一带沿户替人剃头,所以有“剃头意”的花名。后来他获得印尼糖王黄仲涵提携,从此飞黄腾达,成为富可敌国的巨豪。

但“剃头意”的子孙却个个都不肖,他在1952年逝世后,其子孙竟然没能力清还他的遗产税,结果一欠就欠了20年。

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期,林苍佑出任槟州首席部长后,其子孙在知道林苍佑要大事发展的工业时,就献议林苍佑征用他们位于峇六拜的祖地。

而在槟州政府付予900万的征地费后,“剃头意”的子孙才终于交付欠了20年的遗产税。

可是,不肖的始终还是不肖。

在2000年,当“剃头意”的长孙叶良发在知道民政党的“傻子医生”,已故前主席林敬益有意建开放大学时,就找这个“傻子医生”谈,表明有意让出其祖父位于红毛路,有“槟城白宫”之称的故居给民政党充开放大学。

但叶良发却开了一个条件–必须暗中付他一笔钱!

在经过多番讨价还价后,双方最后达成协议–1000万令吉成交!

据了解,叶祖意的遗嘱有列明,他这座故居必须经过几代人之后才可以转手,在叶良发这一代还是不能转手的,所以叶良发就以转让给民政党建宏愿开放大学为名,瞒着自己的家族,变相售卖祖业,然后暗中赚取1000万令吉。

叶良发在食髓知味下,在2014又将其祖父位于海乾的叶祖意大厦,租给槟州发展机构牟利,而槟州发展机构过后将这栋大厦打造成创意动画区及槟州科学咖啡馆。

叶良发在将祖父的叶祖意大厦租给槟州发展机构时,结识到林冠英。一个是叶家败家仔,一个是槟城败家仔,当然是相逢恨晚啦。

而当宗联委最近与狗官们大斗时,叶良发开始只叫南阳堂叶氏宗祠总务叶立选出来为郭素岑站台,而眼见参加山寨版庙会的华团不甚踊跃,狗官就叫他站出来,以庙会发起人的身份为山寨版庙会造势。

于是,叶良发在周四就以1996年首届庙会发起人的身份,召集了16家宗祠家庙的代表在龙山堂邱公司召开记者会,表明力撑“女版吴三桂”郭素岑。

至于也背叛宗联委的南阳堂叶氏宗祠现任主席叶谋通,其实知道这名出身微寒的拿督者,都对他的背叛不感惊奇。

叶谋通小时家境不好,他在1977年初入社会时,是在南泉布庄担任助理销售员,后来才升上市场经理。

他过后与友人创立Uniwash工业有限公司,并进军牛仔裤市场,生产GA Blue牛仔裤。后来听说因为“吃虎吃象”,结果与友人闹翻拆伙,被迫离开奇雅集团,另创恩金马克有限公司。

连一起打江山的生意伙伴都能背叛了,叶谋通背叛宗联委又何足道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