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骗钱A钱,名种狗夫妇简直是贼公贼婆!

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爱吃“肥肉”,且吃相极难看,在槟城是无人不知的事,没想他那个曾是美后的太太Yuki,竟然“好眉好貌生沙虱”,也跟他一样食人唔𦧲骨。

最近就爆出“贼婆”Yuki的New Island 产业管理公司为了“落格”,竟然不让立信花园Nipah Emas组屋居民自己找维修公司以维修损坏逾3个月的升降机事件。

Nipah Emas组屋的升降机在去年11月损坏后,身为该组屋管理公司的New Island却一直不肯维修,结果超过一半单位的居民们只好“夹钱”,以及联署向槟岛市政厅建筑委员会(COB)请准以维修电梯。

岂料在居民向COB申请之前,“贼婆”Yuki的New Island却抢先去报警,并呈交报案书予COB,禁止居民维修电梯。

“贼婆”Yuki的New Island这样做,是因为要将维修升降机工程交给她属意的电梯维修公司负责。

问题是,“贼婆”Yuki属意的电梯维修公司报价是3万3000令吉,而居民自己找的维修公司报价只7000令吉。

除外,该组屋的储备金明明超过4万令吉,可是“贼婆”Yuki却硬说没这么多,但又不肯公开帐目。

居民因此决定召开记者会控诉,没想“贼婆”Yuki竟然以“非法集会”为由报警,更叫一名自称是“双溪赖老大”的男子威胁居民不要在记者会上乱说话。

有消息传出,“贼婆”Yuki的New Island之所以能在2年前成为Nipah Emas组屋的管理公司,也是用不光彩的手段抢回来的。

“贼婆”Yuki是通过“贼公”名种狗指使住在该组屋的行动党党员,派黑函抹黑原本的组屋管理委员会,并在常年代表大会上发动夺权行动,然后撤换原有管理公司,再引进“贼婆”Yuki的New Island。

其实,“贼婆”Yuki已不是第一次吃“肥肉”啦!

槟城各姓氏宗亲联委会主席张威如在2013年向她买一块地皮,过后才发现有关地皮竟比市价贵50万令吉!

而“贼公”名种狗也不是第一次到非他选区的组屋抢“抢肥肉”来喂妻啦!

“贼公”名种狗虽然是New Island 的股东,却还是被槟岛市政厅建筑物专员局(COB)委任介入接管槟岛多栋组屋,包括斯利美拉蒂公寓,五条路珍珠组屋,大
路后友联花园、五条路珍珠大厦、骏马园公寓以及垄尾绿园组屋的管理问题,他过后就把这些组屋全交给“贼婆”Yuki主理的New Island 管理。

这就是为什么缴足资本只有10令吉,且于2013年才成立,加上老板娘又不是科班出生的New Island 产业管理公司(“贼婆”Yuki是马大艺术系毕业的,根本没有任何与产业管理有关的证书或文凭),竟能管理超过53项高楼计划,且还设在“槟城百万富翁街”的Penang Garden,付得起每个月8000令吉的租金的原因。

而这当然也是贼公贼婆除了在安乐村有一栋市价已达百万令吉的3 层楼TOWN HOUSE豪宅之外,还有能力添购一个价值150万令吉的豪华公寓单位的原因。

“贼公”名种狗除了常到非其选区的组屋抢“抢肥肉”来喂妻之外,他自己也外头捞了不少钱、。

比如当年他曾一年两度指示槟岛市政厅执法员前往时代广场拆除非法扩建的“OVERTIME” 餐厅。而在时代广场的管理层玮力集团每个月奉献三万元给他充“政治献金”,再附送一台价值5000令吉的名牌按摩椅后,“OVERTIME” 餐厅过后非但又再重新非法扩建,时代广场的其他餐厅也一样将范围扩大到人行道,而市政厅执法人员已不再前往取缔了。

还有,“贼公”名种狗当年也与“韩国议员”黄泉安联手指示市政局执法人员,拆除日落洞中央花园高级公寓违建的部分,迫得该公寓发展商吴春安不得不捧上“政治献金”给他们两个狗官!

虽然“贼公”名种狗目前身家已极丰厚,非但拥2栋豪宅及房地产代理公司,但还是贪得无厌,即使只是“豆拎咁多”的小钱也不放过照抢。

比如他在2016年就被人踢爆,在付给春节灯会上执勤的RELA队员的费用上报大数。

“贼公”名种狗当时告诉记者,他聘请2名RELA队员及1名RELA组长监督灯会会场10天,而这3名RELA人员每天的津贴加伙食需要1000令吉。

但是根据RELA的津贴制度,2名RELA队员及1名组长的津贴,一天共只是475令吉20仙,即使加上90令吉的伙食费,也只是565令吉20仙。可是“贼公”名种狗却说一天要1000令吉,即是说,他一天就从3名RELA身上“打斧头”434令吉80仙,10天就共有4348令吉下袋。

还有一单,“贼公”名种狗与欠20万只还10万的刘敬亿,过去两年在姓周桥联办的所谓文化表演,其实只是普通的舞狮表演、杂技表演、民族舞蹈、歌唱及放烟花,且整个活动也只是短短4个半小时,但竟然获林冠英通过州财库给10万令吉的拨款。

姓周桥桥民都在嘀咕,民政党与马华在2015年共拨款5万令吉给姓周桥理事会办的文化表演也有这些节目啊,为何当年5万令吉就可办文化表演,这2年却要10万令吉?

其中的5万令吉如果不是“贼公”名种狗与刘敬亿瓜分掉,一定是“益”了“贼公”名种狗的朋党TLM公司董事经理黄继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