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 杨善勇
2014年1月26日

问责,每一家的小孩都懂。这个碗,是谁打破的?不是我。这面墙,是谁弄脏的?不是我。这一辆S300L型马赛迪奔驰,是谁清洗的?爸爸,是我,一切荣耀归于我。

问责,每一位领导当然也懂。檳城的外资,是谁引入的?林冠英。檳城的Ikea,是谁牵线的?林冠英。檳城乱七八糟的停车固本,是谁决策的?不是我,怎么会是我呢?

那么,公正党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发起的「餵首相蕹菜」,责任在谁?民主行动党全国秘书长林冠英在记者会上斥责巫统將课题种族化,转移物价高涨的焦点,此事原与行动党无关,火箭因此成为箭靶。

不该这样,不能这样,林冠英说:巫统不满公正党的李凯伦,该找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理论才对,別找行动党的领袖林吉祥及林冠英:「这是不逻辑的,就好像马华前总会长蔡细歷犯错,难道巫统也要负责?」

是的,问责就是如此,楚河汉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海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泉水,泉水不犯湖水,湖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油水。李凯伦的口水是李凯伦的,林冠英的薪水是林冠英的。

荣光呢?有朝一日,假如李凯伦得到世界的勋衔,假如李凯伦荣获全球的奖章,这样的成就,这般的风光,追溯本源,是不是只是公正党的功劳,只能和安华一人分享?

行动党的格局,经此一说,一一流露出来了。林冠英的胸襟,经此一言,也彻底显露出来了。总之,一旦出事了,是你的事,是李凯伦的事,是安华的事,是公正党的事。

问责,就是这么一回事;「冤有头,债有主」:不满李凯伦,別找林冠英,找安华;不满林冠英,別找安华,找林吉祥。不满林吉祥……什么,不满林吉祥?这个年月,你说,到底有谁不满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