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编务顾问 刘汉良
2014-01-09
“铁窗首长”林冠英被捧上神坛以来,不知是否还记得他的“那些年”,不知是否已忘掉甘文丁扣留营的“那些年”。

在上周日,仍被囚禁在甘文丁扣留营的最后6名内部安全法令扣留者终获释放,恢复自由身。

就在同一天,因“官车一换再换”掀波而面对千夫指却像是笑骂由人的林冠英,又抛出所谓“年终大减价”论,一再试图正当化槟州民联政府动用槟民纳税人的公款,为他购买簇新的马赛地S300L充当官车之举。

尽管“两度入狱”一直是不可多得的政治资本,但在此时此刻,政治生涯犹如“苦尽甘来”,这位已连任槟州首席部长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看来无需继续牢记“那些年”,尤其是甘文丁的“那些年”。

甘文丁扣留营及五、六十年代的华都牙也、麻坡扣留营可以说是联盟乃至国阵政权长期以来在“危害国家安全”的莫须有罪名下,剥夺所谓反政府的反对党人士及异议分子人身自由,践踏基本人权之铁证,而林冠英也不幸一度“入住”18个月。

在1987年10月27日的“茅草行动”中,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吉祥和林冠英(据知是第一位被捕者)父子、卡巴星等人,以及董教总和非政府组织领袖一百多人被逮捕,绝大多数在60天扣留期后被押往甘文丁扣留营继续囚禁。

林冠英及其父林吉祥于1989年4月19日成为“茅草行动”最后被释放的2名扣留者,他本身较后因替一名马来少女讨回公道而惹上官非,结果在被判触犯煽动法令罪成,再度身陷囹圄18个月。

从某个角度来看,林冠英“两度入狱”可说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牺狌个人的自由,甚至险告断送政治生命(第二度出狱后5年内被禁参政,而错过两届的大选)。
无论如何,人民没有忘掉林冠英的付出,当他在308大选东山再起时获得应有的“回报”,领导行动党夺取槟州政权,终代父圆了槟首长梦。

当年不忘自我警惕

记得林冠英上台初期曾表示他当年坐牢时“自我辅导”的那一套还适用,但这回是叫自己别太得意,不要患上“大头症”,自己并不高人一等;他还坦承,在一个成熟民主国家,没有一个领袖会永远处在权力高峰,他曾落魄失意,如今看来风光,也只是人生的其中一个阶段而已。

他也声称非常了解,领袖刚上任时,会和人民度过一段蜜月期,人民对新政府总会比较有耐性和宽容,但这并不代表永远都是如此。

林冠英在505大选后进入第二个任期,当年那番胸襟宽大、坦荡荡、谦卑、戒骄的自我警愓看来已不“言犹在耳”,大权在握显然使他“傲慢”。

或因性格使然,或因党内缺乏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政治文化、或因少了反对党的有效制衡,或因排斥舆论的监督,更可能因在党内外被“神”化,沉溺于个人崇拜,以致有迹象显示,林冠英不再是“那些年”的他,不再是曾有政治抱负与政治理念的他。

但愿林冠英勿忘“那些年”,尤其是甘文丁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