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中国报》
作者:北马副采访主任 吴慧芳
9 Mar 2015

在槟城,记者要向槟州首长抛问题,特别是不利民联政府的课题,就要做好被讲、被骂、被讽刺的心理准备。

而“罪状”就是“与国阵一唱一和”、被指为国阵媒体,会被反问是否敢刊登不利国阵的新闻等。

当然,常强调以民为本及尊重新闻自由的林首长,并不会每一次都给记者“话”听。日前有西报记者,针对面子书“Penang Bad Habits”上载车牌“PCM1”车辆违例泊车的照片,指是其夫人周玉清的车子时,林首长就很友善地回应,也如预测般反问,为何媒体只写丑化他的新闻,却不刊登一马发展公司的负面新闻。

他也问,他讲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事,报馆登吗?

你可以想像一下,若你是一名记者,去采访民意高企不下的政治领袖,就因为抛出一个他认为不友善或不利他个人或政党的事,就当众被讲、骂、讽刺,然后指责你与政敌一唱一和来破坏他,你有何感受?

一马公司的新闻没被报导?翻开这几天的报章,都可看到行动党领袖,包括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甚至是首长本人在谈论1MDB课题。

大集会新闻没报导?有呀,这包括林冠英从3月6日晚到7日下午的5场活动上,澄清及解释他没阻止槟州议员出席大集会。

不利国阵的新闻呢?如果你认为政府调涨油价、落实消费税引起的批判声连连不利国阵,那打开报章,都可以看到这些新闻,以及槟州民联议员,包括林首长本人批评国阵的文告。

如果你认为报导官员或领袖涉及贪污的新闻才算是新闻,那要指责某官员或某领袖贪污的人,也请出示证据,因为没有证据的指控,是一种诽谤,须负上法律责任。

变相白色恐惧

没有一名政治领袖、官员及个人,能忍受自己被人指责贪污或诽谤;若指责他人贪污滥权却无法出示所谓的证据,那要媒体如何报导?

报章须对社会、个人及法律负责任,而不是为政党或个别领袖造神及歌功颂德。当一个政权或领袖,让扮演第四权的报章不敢再刊登他们的不利新闻、不敢再监督、就连下笔写新闻也必须恐惧于那一张责骂的面孔、异议者不敢再进谏、不认同者不敢说出心里看法,这叫极权,也叫变相的白色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