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星洲日报》
作者:高级记者 周新才
2015年3月21日
最近猫和猫敌隔空对骂的声音更加激烈,记者们在他们之间记录他们的声音,成为推波助澜者。

我向来不喜欢夹在敌对阵营之间作传声筒,这次却无任欢迎,希望能够传达多一些双方骂战的话语,骂得越热闹越好。

原因无他,我觉得大家在猫泻肚子留下乱七八糟问题的内容还是后知后觉,骂战越激烈,会更加引起人们的注意,并进行反思。

我的猫敌同行朋友特别给了我猫粪的题目,这正是我想要表达的,所以欣然借用了。

吃下泻药会泻肚子,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拖得越久越糟糕,此时泻肚子好过将来泻个一塌胡涂。

我相信自己没有危言耸听。以今天猫的无力,可以预见,如果不是发生在丹州,而是在未来可能是猫统治的布城爆发,或许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今天只是小泻,还有希望医治,问题在于猫要有承认错吃泻药的醒悟。如果能够把这堆臭气薰天的猫粪清理掉,从长计议,亡羊补牢可能还来得及补救。

猫敌形容猫错误缔结的政治婚姻有了孩子,铸成大错。猫的结合早已生米煮成熟饭,难道要硬生生的拆散一个大好家庭。

要知道,猫族若闹分家,必定会削弱现有双方有得斗的两线制政治局面,在野阵营会更弱小,大大减弱两线制政治的果效。

当初人们认为在朝者贪腐过甚,寄予猫厚望,才让猫上台。可惜猫没有像他的盟友那么老实,先小人后君子的表明本身违反宪法的立场。

猫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但没有像对方那样坦荡荡,也一度协助美化对方,这样的猛吞泻药,现在到了泻肚子的时候,要止泻已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求神拜佛的祈求不要大泻不止。

幸好现在是小泻,这堆泻出来的猫粪细菌还不算太过厉害,还能继续活下去。

而,这很考究猫的智慧、能力、勇气和品格。在政敌的言论攻击下,猫还有脸继续不理一切后果吗?

政敌骂得越厉害,支持者还是支持猫的,不过却迫使猫必须面对现实。

现阶段大部份支持对猫敌更没有信心,这种心态让支持者忘记了居安思危,把自身安危完全交托给猫,无视猫敌话蕴藏的现实问题。

若到了有一天病入膏肓无药可救,支持者才醒悟平时太宠这只猫,那时把猫杀掉也无补于事,什么两线制都免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