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星洲日报》
作者:首席记者 洪东凯
2014年3月2日

L君说K君怕“举剑党”,是K君的悲剧,但K君没有说过自己怕举剑党。

L君后来又说T君也怕举剑党,还跟举剑党一起出席大集会,但是,T君从来没有公开说过自己害怕举剑党。

最近,L君因为害怕举剑党,担心被举剑党起诉,亲口承认自己害怕举剑党。

奇了,到底是L、K,还是T害怕举剑党?看回很多新闻资料,发现只有L君不只一次公开向媒体承认害怕举剑党。

一向以来,L君总是给人敢怒敢言,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至于出入公开活动常常有身材魁梧的保镳,还有一大班的“紫衣卫”不请自来,这些保镳又是不是在保护害怕举剑党的L君呢?

要说亲民,K君最当红的时期,出席大型的场合最多两个保镳。L君不是说K君害怕举剑党吗?怎么只有两个保镳,难道K君不怕被举剑党的人打?

T君曾经输过选战,几年前从高峰跌到谷底,后来重出江湖,大仗后铩羽而归,选择离开。现在重振旗鼓,再次过问江湖事,身边却没有保镳跟随出入。

不是害怕举剑党的人,更应该受到重重保护吗?看来看去,就只有L君自称害怕举剑党,是不是因为自己怕举剑党,也误当所有人惧怕同样的对象?

很多人不喜欢举剑党是事实,但是,不喜欢的人未必害怕举剑党。如果把自己的话套在别人身上就不大适合,而且,因为自己害怕,还对报章的标题有意见,要求重登同样内容的文告,相信是史无前例。

别误会,对标题有意见并非干预新闻自由,因为那真的是“太离谱了”,一切纯粹都是为了顾及发文告的人,编辑顺手帮了一个大忙,没什么的,千万别放在心上了。

最厉害的是,那几个恫言起诉L君的举剑党枪手,能够从短短的一两行标题,就知道能不能够采取法律行动,应该是曾经接受高深的华文教育,拥有过人的中文造诣。

否则,他们如何知道,仅仅看标题就能提告?

说到标题,是不是真的很重要呢?看来看去,始终觉得”Botak山”、”黑海水”、大塞车等,怎样都比那两行的标题来得更重要啊。

这么多年来,大家都知道人民是L君的保镳,万一他有什么事,人民都会挺身而出,还记得去年大仗的时候,人民一听闻有人要围堵L君,马路两旁突然就涌现许许多多正义之士,情绪高昂地筑起保护他的人墙。

有这番情景,害怕举剑党的L君,还需要几个彪形大汉随同他出入各个场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