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中国报》
作:董嘉欣
12 Mar 2015 16:39

槟州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因被槟马青署理团长洪祖锖投报评论文章涉嫌煽动,反报案指对方报假案,痛批针对评论文报案就如清朝时期的文字狱;另一方面,槟州首长林冠英却就一篇专栏内容召开记者会,说他不满作者和报馆双重标准,放话如果媒体继续丑化他,他就要槟州人民做他的后盾,追求真相。

这边厢,行动党议员嚷着捍卫评论自由;那边厢,行动党首长却挟民意非议评论自由。林冠英用个人立场来解读文章观点,以报导篇幅大小来定义媒体有否与政治阵营勾结,这算不算得上是现代文字狱?

他似乎忘了州政府推广言论自由广场时,说辞多么铿锵漂亮。“自由”这词汇老早被滥用,也被林氏忘却,只剩下符合其自我意识的自由。

林冠英不悦其官车违规停泊屡屡上网兼上报,也对评论员拿相关事件撰写评论不满。问题是谁叫他的官车乱泊?

当官车被揭发违泊,林冠英曾辩说有人坐在车内、车位少,到后来强调只要有确凿证据,市政局便可追发罚单;他亦不否认司机有时会贪图方便,随意停车。司机接获罚单,林冠英更召开记者会公告大众。

不容视法律如无物

难道只要接了罚单,公众就无权继续监督和评议?若是,谁只要有钱缴罚款,就可在大道上踩尽油门奔驰,对抄牌不屑?财大气粗也不容视法律如无物,更何况林冠英是首长。车虽然不是他驾驶,但驾驶者是由他所管理,他就要负上一定责任。

假使槟城泊车位一位难求,令林冠英对司机遭遇感同身受,与其为坊间对官车违规观感不佳而愤愤不平,持续指责媒体和评论员,不如设法为槟城辟设泊车位,舒缓州民日常烦恼。因为不是每个经常找不到泊车位的老百姓,都有能力说“罚单尽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