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7a1

林冠英爱屋及乌,夺州行政议员职权授予其“红卫兵”的好友! 在槟州政府行政中心里工作的每个人都知道,整个光大“恶霸楼”(28楼),获林冠英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是有“红卫兵”之称的张燕芬。 张燕芬虽然只是林冠英的新闻秘书,但因为得宠,权势熏天,非但在“恶霸楼”颐指气使,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势,是“恶霸楼”最有权势的女人,她更把手伸到光大47楼的《珍珠快讯》编采部,干预编采部工作。

林冠英对张燕芬的宠爱,还可从他在505大选过后,分别从两名行政议员手中夺取管理文化与艺术部的职权,然后交给张燕芬的“老死”李耀祥掌管看出来。 李耀祥跟张燕芬一样,原本是《星洲日报》槟城办事处记者,虽然《星洲日报》的吉隆坡总社高层,如副总编辑郑丁贤跟林冠英有牙齿印,但该报槟城办事处却有不少记者,包括前采访主任冯嘉麒是林冠英的信徒,而李耀祥当时也是信徒之。

所以,每年的华人农历新年前夕,当林冠英到各中文报处上拜年时,只有《星洲日报》槟城办事处隆重其事的设火锅款待林冠英。 说回张燕芬,随着其老板林冠英在505大选又大获全胜后,她更目空一切,只是权倾光大28及47楼已不能满足她,为了把自己的势力再扩大至光大52及53楼的行政议员办公室,她就窜掇林冠英接管原属罗兴强管理的文化部,以及由章瑛管理的艺术部。

结果林冠英就马上重组州行政议会,美其名如果继续将上述两个部门分开给两名行政议员管理会很不方便,就全归于他本身管理,然后再增设新的古迹部门,变成文化、艺术及古迹部。

大家当时都不解,林冠英又是首长,又管理极重要的土地事务及土地发展部,还有新闻部,以及非回教事务部,那里还有时间再管理文化、艺术及古迹部? 两个月后答案出来了,原来林冠英是委任张燕芬的好朋友,也就是他本身在《星洲日报》里的信徒李耀祥,代他掌管艺术、文化及古迹部,并给李耀祥“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的名衔。

李耀祥虽然名堂上是专员,但权势却如同行政议员,州内艺术文化团体向林冠英提出的拨款申请,都须先过他这一关。 而令州内艺术文化界,特别是戏剧团体极不满的是,李耀祥经常假公济私,把州政府给予文艺团体的拨款,大部分拨入他自己有份成立的“路人甲表演社”。

最令戏剧团体火滚的还是,李耀祥非但拿了大部分的州政府拨款给“路人甲表演社”,他还要打压其他戏剧团体,在今年三月间就闹出这么一件事: 当时,槟州英才文化康乐中心虽然早已预订到槟州大会堂,充做举办第17届北马中学戏剧比赛的演出场地,李耀祥竟然不理会,再将大会堂的场地公开给其他人申请。

槟州英才文化康乐中心主席张正仁知道后当然大怒,就写信向州政府投诉,李耀祥这才才悻悻然的将大会堂交回给槟州英才文化康乐中心。 不过,李耀祥却不罢休,故意选在槟州英才文化康乐中心办第17届北马中学戏剧比赛这一天,举办全国中学“崇YOUNG”戏剧比赛,摆明与槟州英才文化康乐中心办的第17届北马中学戏剧比赛打对台,意图把州内的中学戏剧学会全拉去参加他举办的全国中学“崇YOUNG”戏剧比赛,以令第17届北马中学戏剧比赛办不成。

但可笑的是,虽然李耀祥通过林冠英拿出极丰富的奖金,即金奖1500令吉、銀奖1000令吉,铜奖500令吉,把他的全国中学“崇YOUNG”戏剧比赛搞成国內奖金最高的中学戏剧比赛,可是却只吸引到州内三间中学的戏剧学会参加,其中一个还是他本身授教的中华中学戏剧学会。诚为害人不成,自己反而闹笑话。

还有一个更好笑的是,李耀祥虽然是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但却只懂戏剧,加上台湾大学毕业的他,英语与马来语极烂,文化和古迹事务他根本一窍不通,别说无法与外国的艺术、文化及古迹专家交流,就连与槟州艺术、文化与古迹部的马来官员打交道也成问题。

结果,他只好求救张燕芬,张燕芬就要求林冠英再请她一名英语和马来话极棒的报界好友,也就是《光华日报》的记者梁洁莹加入,以在古迹事务方面上帮助只懂戏剧的文化、艺术及古迹特别专员李耀祥。 不过,野心勃勃的张燕芬并不是把梁洁莹安排在光大上班,而是将她安插在位于沓田仔的乔治市世遗机构里。 如此一来,“红卫兵”张燕芬的手就可从光大贯穿首长办公室、《珍珠快讯》编采部、行政议员办公室,再伸长到乔治市世遗机构,成为槟州政府内最有权势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