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中国报》
作者: 许国伟
18 Jul 2013
第13届大选前,有一些支持民联的朋友一再强调,为了打倒国阵的大局,因此凡事都批评国阵,对民联各党领袖的毛病与问题,都特别宽容。

因此,在大选前,只要批评民联,说一些这批朋友不中听的话,即使是朋友也没情讲,气氛马上变得剑拔弩张。于是,有人选择沉默。

第13届大选结束了,国阵在中央比前届大选更弱了,倒是民联在槟州跟雪州更强大了,拥有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

当民联州政府,尤其是槟州政府挟多数议席强势再度执政,问这些朋友是否还要继续给予特别宽容?结果,有人答是,有人沉默了。

槟州政府在大选后,连续出现多个逾越法规制度,不顾三权分立,党政一体不分,独尊自我不顾友党的“出槌”做法;这一些可大也可小的事,经过几位“英明领袖”一贯用政治言语回应或直接不回应后,仿佛就云淡风轻了。

不直接点名

即使是一些大谈议会原则、民主理念、监督政党的评论人,也鲜少撰文挑出问题,即使有也不直接点名,反而迂回地说些历史或寓言故事来意有所指,其他人仿佛都沉默了。

那么政党里头的精英及进步青年呢?除了急着出来替主子说话的人,其他人似乎也选择了沉默。

谈到沉默,让人想起周恩来。

毛泽东要交出权力时,怕接班人到时不听自己号令,反而会清算自己,因此急于通过另一种方式再掌实权,发起了文化大革命,让四人帮利用红卫兵把政敌都打倒。

即使明知四人帮是在老毛撑腰下胡搞,且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人们的选择不多,要嘛是被打倒,要嘛是跟着读《毛语录》歌颂拍马屁,或选择沉默。

据说,周恩来有次在“文化大革命”会议上说,“我们大多数时间都保持沉默,因为我们要顾全全局。”

这沉默,实在太沉重了。

鲁迅曾说:“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共和使人变成沉默” 。

鲁迅有生之年,虽然没经历过真正的共和与民主,但他仿佛已看透了。

这世上让人们沉默的事太多,除了共和使人沉默,和谐也能使人沉默,团结也能使人沉默……

搞不好,一只“乌巴”鸟能使人沉默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