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星洲日报》
作者:高级记者 周新才
2015年1月16日

最近的东海岸大水灾让猫州脱颖而出,成为救苦救难榜样州!

事实真否如此?老实说我并知道。只是,猫首长和猫官员自吹自擂的新闻我有份帮他们写。

我写过这样的新闻,在彼岸民众叫苦连天的时候,猫官爷老远的跑到灾区慰问,献上爱心,并不忘以猫州的良好经验为人例,告知应该如何救苦救难。

迟到的振聋发聩温馨提醒,令人家佩服得五体投地,一定要组团前来猫州取经。多么好的应景猫宣传新闻。

这个时候猫首长也没有忘记宣传,最近榴梿山发生大风灾,500间屋子遭殃,猫政府统治下的各有关当局,快速的在24小时之内救苦救难。

寥寥几句带过的自我宣传,没有深入全面的描述,也没有揭发什么内幕,充其量是表面的歌功颂德。

猫首长是新闻人物,他的好事坏事都是新闻。他从早跑到晚,每一场有邀请记者采访的场合,他猫口一开,非五毒散类记者会超然的报导他含有新闻味道的话语。

事实是怎么回事?我没有跑到榴梿山采访新闻,也没有向榴梿山记者打听的兴趣。

如果我采访,会顺便了解前来救苦救难的是什么人,给了什么。会给过了头吗?灾民有没有多出来?这些资料往往是这个专栏的好话资。

拿一个真实例子来说吧!几年前猫首长带一大批官员前呼后拥的视察七路巴刹重建工程,一名老叔在他后面“观音!观音!观音!”的叫他。各报报导了这则趣闻。

刚好我认识这名老叔,在现场和他搭腔得知他已经无家可归,被拆了进行重建工程的摊格,是他晚上睡觉的地方。

谈话间他发现一名猫议员,立刻上前诉苦。猫议员叫他到他的服务中心再谈,然后随猫首长而去。

爱心社会猫行政议员说,各州都有以大人物为首的州级紧急救灾团队,可是一些州不能有效的发挥作用,猫州有非政府组织参与的救灾团队就不一样了。

听到他这些话,我才醒觉猫政府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可以自夸,猫州好一些良好传统已经失去了。

当然,猫州良好的救苦救难传统退步,不能全怪猫。要怪就怪猫上台之后社会的分裂局面,许多能做事肯做事的人都静了下来。

这些好人好事活机制都是前朝长期的沉淀,政治重新洗牌,其中大部份人也被洗掉了。

几天前我在一个神庙宴会见到几名前朝人士,带头高喊猫首长喜欢的“兴啊!旺啊!发啊!”觉得猫州的社会凝聚力开始复苏了嘛!

这还不够,不论猫怎么自吹自擂,猫本身必须脚踏实地的以身作则,才能更好的带动爱心社会。

好像七路巴刹没有即时救苦救难的猫议员,他应该立刻记录求助民众的名字和联络电话。

他身上必须随时准备笔和纸,要不然以手机作电子记录也可以。如果忙,他可以留下身边的助理作记录。

我赞赏的,就是如此这般的实际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