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1a1

当还是林冠英的“洛威勒”时,指打铜仔街跳蚤市场贩商是贼徒,因为所摆卖的货物都来历不明,因此绝不让他们合法化,可是在被林冠英遗弃而变成丧家之犬后,却为“贼徒”请命,怒斥市议会对跳蚤市场贩赶尽杀绝。黄伟益变脸术令人叹为观止!

在2011年6月4日,黄伟益仗着是林冠英“头马”,率领20多名如虎似狼的市政局执法人员,浩浩荡荡杀往打铜仔街跳蚤市场,扫荡在那儿摆地摊的商时,曾留下这么一句话:–“如果有人在家里不见了鞋子,可以在这里(跳蚤市场)找到!” 当时,他还说,这些摊主來自各地,不是当地人,沒有顾及当地商家和居民的感受,加上他们的货源来因不明,所以虽然他们已在当地营业数10年,州政府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合法化。

可是当林冠英在505大选前有了“假马来人”再里尔,一脚把“洛威勒”踢开,黄伟益从名种狗沦为丧家犬之后,不能再张牙舞爪了,所以最近在知道打铜仔街跳蚤市场贩商被市政厅赶来赶去,没地方摆摊后,马上冲去扮“小贩救星”,左手打市政厅、右手掴乔治市世遗机构,为曾被他指为贼徒的打铜仔街跳蚤市场贩商抱不平。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黄伟益竟然怂恿跳蚤市场贩商不必理会市政厅,直接闯入打铜仔街籃球场內摆摊,有事他负责! 堂堂一名国会议员,竟然漠视法律,不循正规解决贩商的问题,反而叫贩商私闯公家地摆摊,且还拍胸膛喝道:有事俺负责!怎不令人摇头不已。

其实,这已不是黄伟益第一次不循正规行事,在今年年初,他因不满时代广场停车场采取不同的收费率,非但拒绝缴付泊车费,甚至还粗暴的与停车场管理员及警员骂架。 黄伟益大闹购物广场的过程被路人全程拍下,並上载至网络,当时很多网民都认为身为议员的黄伟益,应该理性的直接找购物广场管理层表不满,而不是有失身份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吵大闹。

说起黄伟益的恶行劣迹,可谓罄竹难书,除了态度嚣张、出言不逊之外,他大小事务都要插手,非但本身的选区,还经常越界到其他选区撩是斗非。 在处理争议性的事件时,他几乎每次都会与相关人士当场骂架,并发出暴力的言语,态度与其主子一样,像足一只斗鸡。

“槟城头条” 现将黄伟益过去几年以语言暴力处理问题的事件志下,请大家开开眼界:

2010年8月,当林冠英因其个人安全而关闭通往光大一楼停车场的所有通道,令到光大一间咖啡档档主“光大成”生意一落千丈,而通过报章向州政府表示,如果通道不开,他将会“死给州政府看”时,黄伟益竟然冷酷无情的说:“请自便”,结果“光大成”最后真的淋汽油企图自焚。

2011年1月,黄伟益“降格”当执法人员,并越界取缔将桌椅摆放在马路的五条路一间嘛嘛餐厅时,对业者喊出“回印度”的种族性言论,虽然黄伟益口口声声否认自己有发表“回印度论”,但他过后却莫名其妙的主动向有关“嘛嘛档”档主道歉。

2011年7月,在处理安顺园公寓旁受迫迁的立凤小食中心事件时,黄伟益怒骂马华与国大党勾结,把迫迁课题扭曲成种族课题,他恫言,如此此事引起种族纠纷,他要马华“人头落地”!

2011年11月,黄伟益二度越界,跑到垄尾,插手当地绿园组屋因管理层没按时缴交电费,拖欠9万2000令吉电费,而被国能切断电供事件时,因不满居民提出要解散由他一手催生的组屋管理层,以便选出新的管理层,他竟然恶行恶状的警告居民说,不要一直故意刁难他,并表明不要和居民“抱着一起死!”,此话一出,居民骂声连连,表示州议员不该说出如此言论。

2012年1月:只因为一名家住跑马园吴源泉河路的行动党党员指其生活起居受干扰,黄伟益三度越界,指示槟岛市议会前往当地分派传单,促请家长勿再载送孩子到当地一间幼稚园上学!

2012年5月,黄伟益四度越界,率领槟岛市政局执法员及土地局官员前往天公坛后山豆蔻园,向在州政府地段上非法开辟山路的园主发出停工令时,并冒充内政部官员扣住两名孟加拉籍外劳的准证。而当记者质问为何扣住外劳的工作准证时,黄伟益竟然说:“哎呀,管他这样多,外劳!”

2012年10月间,针对马六甲街居民不满当地建电讯塔而在展开示威行动时,于布条上是写着“神啊!请拆除高辐射电讯塔,还我们无辐射的健康环境!”,当记者要求他回应时,黄伟益竟然说:“既然他们问神,那么就叫他们问神吧!”的无礼言论。 虽然横行霸道,口出恶言而到处得罪人,但黄伟益还是生财有道的。 当年他曾一年两度指示槟岛市政局执法员前往时代广场拆除非法扩建的“OVERTIME” 餐厅,而在时代广场的管理层玮力集团每个月奉献三万元给他充“政治献金”后,“OVERTIME” 餐厅过后非但又再重新非法扩建,时代广场的其他餐厅也一样将范围扩大到人行道,而市政局执法人员已不再前往取缔了。

除外,他还采取与对付时代广场同样的招数,与当地国会议员黄泉安联手指示市政局执法人员,拆除日落洞中央花园高级公寓违建的部分,迫得该公寓发展商吴春安不得不双手捧上“政治献金”! 还有一桩,当年大马第一电脑城,即刘蝶广场(Low Yat Plaza)发起人之一的黄国华找上也是“振兴光大委员会”主席的黄伟益,提出将光大八佰伴购物中心的前址打造成光大科技广场的建议时,黄伟益向黄国华开出一个条件:须先加入行动党雪州领袖贝荣强的Venice Gateway,才来谈合作 果然,在黄国华加入贝荣强的Venice Gateway后,在竞标时虽然面对另三家公司的竞争,但Venice Gateway毫无意外的获标,租下面积达10万446平方公尺的空间。

至于黄伟益是否有从中得到好处,我们就画公仔不必画出肠吧! 不过,黄国华虽然是执行董事,但是Venice Gateway公司却由贝荣强夫妇全权操控。

由于外行控制内行,黄国华在郁郁不得志之下,最后离开Venice Gateway。 而所谓桐油酲始终都是装桐油,贝荣强是搞政治的,对经营广场毫无经验,结果光大科技广场除了刚开幕时稍有人潮,现在却只能以“门可罗雀”来形容,与黄伟益的另一杰作:光大走廊(KOMTAR WALK)一样,失败收场。

虽然如此,黄伟益已袋袋平安,目前可说打跛双脚也可过悠然过一生。 有消息说,他家里应有尽有,包括一台价值5000令吉的名牌按摩椅,至于这台按摩椅是他真金白银买下,还是什么公司发展商孝敬的,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