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0a1

分别在槟城与威省包揽房屋买卖合约,行动党两名律师,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与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利用官职大捞钱! 《槟城头条》从房地产业界人士口中探悉,槟威两地的房屋发展商,几乎全都把杨顺兴与孙意志的律师楼列入他们房屋发展计划的指定律师楼名单。即是说,槟威两地的房屋发展商都会建议他们房屋计划的购屋者,分别到杨顺兴或孙意志的律师楼处理房屋买卖合约。

槟威两地的房地产商为何把杨孙两人的律师楼列入指定律师楼名单呢?

一来是慑于他们的官威,二来也可以讨好行动党,结果杨孙两人的律师楼生意越做越兴旺,两人都赚到盆满钵满。 话说回来,杨顺兴敢于利用官职大捞钱,其实是行动党开路给他的。 在308大选赢得槟州政权后,行动党非但委任中选为垄尾区州议员的杨顺兴兼任槟岛市议员,且还是在市政局里统领所有行动党市议员的党鞭。

不说大家也知道,房屋发展商最怕的是市议员,如果不小心得罪他们,整个房屋发展计划不是被驳回、被拖延,就是被令修改到成本加重数倍才获批准。 而杨顺兴又是州议员,又是市议员,且还是行动党在市政局里位高权重的党鞭,所以,发展商都竞相讨好杨顺兴,纷纷把他的律师楼列入自己房屋计划的指定律师楼名单里。

就因为律师楼的生意淘淘,应接不暇,杨顺兴当然没时间看顾自己的垄尾选区,于是他就高薪请了一个名叫纪日升的人出任其特别助理,以便24小时代他处理选区事务。 由于纪日升是24小时代替杨顺兴服务选区,垄尾州选区的选民见纪日升比见杨顺兴还多,一些新搬来的选民还以为纪日升是垄尾区州议员呢!

就因为杨顺兴只照顾自己的律师楼生意,选区的大小事务全丢给纪日升,纪日升有一次接受记者访问时不禁这样埋怨:“我有一年在农历新年期间,向杨顺兴要求请假,杨顺兴虽然批准,但当我要求电话关机时,杨顺兴却说不可以。” “我当时就说,如果这样,我有没有放假,根本没有差别嘛,而杨顺兴却回应说,做我这一行是没得休息的。”

奇怪的是,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没得休息的,不是议员吗?怎会变成议员助理? 话说由于杨顺兴的律师楼大赚钱,行动党的一些领袖当然眼红,结果他的市议员官职在2011年被收回。 虽然如此,杨顺兴毕竟还是州议员,还是有官职在身上,发展商还是不敢得罪他,所以他的律师楼仍旧在槟城各发展商的指定律师楼名单内,一样天天客似云来。 杨顺兴敢于弃公务搞私务,主要是他知道自己在连任两届州议员后,加上不是林冠英的人马,官职已做到尽头了,来届大选应该不能再上阵了,所以就豁出去,明目张胆的把全部时间放在自己的律师楼上,先狂捞一笔以备日后没议员做时可当长粮来啃。

至于孙意志,同样的,他在505大选前因为已是威省市议员,威省一带不少发展商当时就已识做,把他的律师楼列入他们房屋计划的指定律师楼名单里。 而在孙意志于505大选中选为爪夷区州议员后,威省的发展商为自保,更是漏夜排队请他的律师楼当他们的指定律师楼。

不过,孙意志却不像杨顺兴那样招摇,毕竟他知道自己是彭文宝的人,林冠英不会很喜欢自己,所以孙意志不敢像杨顺兴那样,将自己选区的事务全交给特别助理打理,他还是几乎天天开记者会,以显示自己并没有忙私务而忘公务。

其实,孙意志是过虑了,虽然林冠英开始时的确不喜欢彭文宝,因为彭文宝曾指使自己的弟弟彭文志夺取林冠英人马林锋成的26年江山(槟州行动党最多支部的峇眼国会联委会),而孙意志本身更在社青团峇眼区团改选时,打败林冠英妹妹林慧英的未婚夫陈楷棕。

所以虽然彭文宝的资历极深,但林冠英一直以来只让他在州行政议会里掌管不重要的部门,如之前的卫生委员会,以及目前的福利、爱心社会与环境委员会。 不过,随着彭文宝在林冠英被国阵责问,为何将再纳阿比丁路的山竹园人民组屋地段廉价卖给自己的屋主P小姐、究竟林冠英与P小姐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时,彭文宝及时站出来喝道:“P小姐是我堂妹!”,成功为林冠英解围后,林冠英对彭文宝的态度已改变。 (其实,根据槟城彭姓人士透露,P小姐跟彭文宝最多只是五百年前是一家,即同姓宗亲而已,不是什么堂哥堂妹。彭文宝之所以认亲认戚,主要是为林冠英解围而已)

除外,彭文宝也很识做,他虽然是掌管环境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但对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将湖内山铲成秃头山,以及林冠英准备摧毁中途滩,并允许发展商大肆进行填土计划,在破坏槟城的环境生态之余,也改变槟城的龟形地型,破坏槟城的风水,却不敢讲什么,反而做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如抓烟民,以及规定宴客只准五菜一汤。 就因为彭文宝识做,不找林冠英金主们的麻烦,林冠英就把彭文宝归为自己的派系,所以对彭文宝的人马孙意志借官职大捞钱,也就开只眼关只眼,当着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