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编务顾问 刘汉良
2013-06-24

最近一阵子每当收看国内电视台的新闻报导时,林冠英动怒或发飙的镜头常入眼帘,骂气逼人;这位甫连任的槟州首席部长或因不堪被所谓的“黑色星期四”困扰,而顿感烦躁。

已执政5年多的槟州民联政府,在505后晋入第二个执政期刚满一个月,其执政能力特别是危机处理的效率,才第一次真正受到考验。

在6月短短的2个星期内,也就是每逢星期四,槟州不幸接连发生2宗夺命灾难,不啻是祸不单行,甚至酿成罕见的“人死无尸”惨剧,可说是惨绝人寰。

林冠英或许觉得“庆幸”,槟州民联政府在2宗夺命灾难发生后像是不须被问责,因为“又是前朝政府惹的祸”。

于是,林冠英和槟州民联政府具有“正当”的理由,哪怕是依据仍嫌不足,也足以大翻槟州前朝政府的旧账,追究国阵中央政府尤其是巫统,再把已在2届大选中灭门的槟州民政党“鞭尸”。

这2宗“人祸成份多过天灾”的夺命灾难发生至今,要真相大白仍需时间,所以没有任何人或任何方面在目前愿意公开道歉,更遑论承担肇祸的责任。

相反的,有关方面包括朝野出于本身的政治议程或是政治考量,相互诿责,以捞取政治利益。

由于本月6日引桥“突然”坍塌的第二槟桥是由国阵中央政府推行的大型计划,槟州民联政府看来无须收拾残局,也不需面对任何的后果包括罹难者起诉索赔。

第一时间指控槟州巫统

槟州民联政府更关切的,只怕并非是第二槟桥能否安全通车,而是第二槟桥能否如期于今年9月启用,让槟州民联政府11月顺利主办第二槟桥马拉松竞跑。

不像槟岛的湖内山被铲秃后,迟迟未能确定涉及的地主身份,当槟州巫统大厦避雷塔坠地夺命后,林冠英及槟州民联政府就第一时间指控其“业主”槟州巫统,影射它须承担肇祸责任。

(据知,槟州巫统大厦已于2005年由JKP有限公司收购,成为槟州巫统大厦的真正业主,而槟州巫统总部仅租用第六及第七楼。)

无论如何,槟州巫统主席再纳阿比丁曾担任主席的JKP与巫统的关系仍难以切割,所以林冠英“不放过”槟州巫统也并不过份。

槟州民联也揭露JKP在2011年未向槟岛市政局呈交建筑物安全稽查报告,因而已触犯有关法令条例。

再者,槟州民联续指控槟州巫统大厦是在政治压力介入下,在建筑图测未获批准情况下违例动工兴建,而时任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丁福南和时任槟岛市政局主席陈锦华(皆是槟州民政党前朝政府要员)受促作出解释。

倘若真有“政治压力介入”,林冠英及槟州民联政府为何不质疑时任槟州巫统主席安华当年曾扮演什么角色,而这位民联共主日前针对槟州巫统主席再纳阿比丁指安华“比谁更清楚”一事反问“又是我?每次都是我,他们(巫统)就是什么都怪罪我”,而把可能须承担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