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高级记者 林华国
2014-07-25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再次炮轰中文报,此次因其官车的停车争议则把矛头指向中国报的槟城办事处。在未评论这事情之前,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发生在槟城中文报记者和行动党之间真实小故事。

行动党在1995、1999以及2004年全国大选惨败,输到全槟只剩下一席而已,当时,我身边许多同行包括我在内都很同情行动党,记得2004年全国大选,该党连唯一的槟岛峇都兰樟州席都失守。开票当晚,一群记者在日落洞的国会选区计票中心采访,眼见高票中选的民政党候选人拿督李家全带领着一国三州候选人兴高采烈地走进来,其中一名女同行居然向李家全说:“我看到这个成绩感到很失望、很可惜……”这一席话使场面气氛尴尬。

投票日过后,守士失败的行动党候选人罗兴强在其竞选中心办了慰劳晚会,许多中文报记者踊跃出席并且纷纷安慰罗兴强,鼓励他不要放弃。

火箭跌入最低谷时期,在行动党领袖召开的记者会结束后,经常会看到一个现象,即同行很热心的私下向该党领袖提供意见,虽然这些意见未必可行,但已足见当年行动党领袖与槟城中文报记者之间的关系多么密切。当年,有一名女记者很热心及积极报导行动党的新闻,进而提高该党曝光率,我们都私下称这位女记者为“小章锳”。

记得2008年大选投票日前两天(3月6日)行动党在韩江中学举行大型政治讲座,没有被安排采访的中文报记者都纷纷不约而同以私人身份出席这次讲座,甚至有女同行告诉我,看到万人讲座成功举行她感动到落泪。

行动党执政槟州6年了,当年敢向国阵候选人李家全说他很失望的记者、当年积极报导了各大小火箭新闻的“小章锳”、当年在记者会结束后热心提供意见的同行、当年在万人讲座会感动落泪的女记者们,今天都成为了骂行动党和民联政府最凶的人之一。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转变?难道这些人统统都被国阵收买?我想,这绝对值得行动党和该党秘书长林冠英该去思考的问题。

我总觉得,愿意踏入报界当记者的人,其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一股小小的正义感,眼见不平的事情,总想透过手中的笔将问题表达,通过媒体的影响力使不正义的事情获得关注,甚至获得解决。

当然,不排除一些人加入报界只为了打一份工这样简单,但我仍然相信,多数记者就算做了多年,心中还会有一小团火,试想想,中文报界的薪水不高,如果不是为了那该死的一小团火或所谓的使命感,相信很多记者都无法坚持下去。

其实,过去多年来,中文报在报导方面都尽量做到“平衡报导”,被指责的一方有绝对的回应权,同样的,在林冠英的官车停车争议上,相信,中文报都乐于提供他回应的空间,至于谁对谁错?是不是该报小题大作?是不是该报受到国阵人收买?这些都理应交给读者自行去判断。

走笔至此,我倒有一个建议,倒不如行动党通过该党支持者的名义下成立一家私人公司,向内政部申请办报准证自行办报或成立电视台及电台,这情况在国外也很普通,相信这是值得该党考虑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