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华日报》
作者:杨善勇
2013年10月21日

槟州市政局11月5日施行新停车制度。民联国会议员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闻之,炮声轰轰,不满承包商规定代理缴付1个月订金,最少购买10万令吉的固本,同时牺牲了抄写员的就业机会。

记者会上,黄伟益质问,为何代理固本的代理商非要缴付10万令吉,而不是5000令吉?若有市民想从事小本生意,因此根本无法得愿,毕竟每月10万令吉的按柜金可不是小数目。

黄伟益当下所说的点点滴滴,当然都是实情。但是,州政府大权在握的领导,当初到底怎么想?一个个地方议员难道不曾算计这一笔账?现在怎么颁布了这样“十万为本,订金为先”的政令?

大家知之,参照1976年的《地方政府法令》的条例,市政局的管理和运作,权归州政府。市政局的顶头上司,推到终极,就是首席部长林冠英。那么,上头OK,黄伟益反之,这说明了什么?

类似的决策错误,虽然不是罄竹难书,然则也非此一端。玻璃池滑改道计划,搞到当地百姓一个头两个大,不正是前科?可惜,当政的领袖,从来不知认认真真从中汲取行政的教训,乃至覆辙重蹈。

从玻璃池滑到新停车制度,说明了“新”政,新“症”,往往只是一线之隔。一连两届赢得了大好的江山,从上到下,人人都有一点大头症了,民意大声呛之,行政议员也刀枪不入,完全不当一回事。

现在自己友的黄伟益从民联的床底钻出来发炮,还真不可思议。一个堂堂正正的民选YB,代表千千万万的选民,为何从一开始,槟州市政局的地方议会从来不曾听取他的意见?

何况,民联这些年月一再自诩的,就是会计师专业出身的林冠英之算盘精明。仅此一点,犹见本案作业的十分蹊跷:槟州市政局,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黄伟益一定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