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7a1

王耶宗是广告牌业者公敌

鸡毛当令箭,乱拆广告牌及布条,槟城广告牌业者说起王耶宗的名字就妈声四起! 有一名记者曾在其专栏中这样形容王耶宗依法办事:见到不符合规格的布条或广告板,他二话不说,一律三个步骤:拆掉、锯掉和搬走!即使一些布条是挂在建筑物内,包括只是列明菜单的布条,并没有阻碍道路使用者,但只因为业主没提出申请,他就照拆不误!

事实上,王耶宗真的有依法办事吗?

如果你去问州内的广告牌业者,他们都会嗤之以鼻,并指从他身上可看到民联比之前的国阵更贪污、霸道及贪婪,因为王耶宗其实是选择性执法的。

根据《槟城头条》获悉,王耶宗与槟城三几家新的广告牌公司有“瓜葛”(本文下方将提到的“布条王”,其东主曾文宗当年在致给林冠英以及所有行动党领导人的公开信中就曾透露,很多新的广告制作公司都是由行动党的人在操控),那些不是由他的朋党广告牌公司承包的广告牌及布条,他都会以莫须有罪名,通过他的“傍友”,即槟岛市政厅建筑部主任尤瑞祥,动员市议会执法人员拆下,然后向打广告的商家介绍他那几家“懂得规矩”的广告牌公司,以改用它们重新安装广告牌与重挂布条。

据知,在王耶宗和尤瑞祥联手下,目前槟城80%的路边广告牌及布条都已落在他朋党的广告牌公司手中。 就因为鸡毛可当令箭来使用,王耶宗从朋党广告牌公司那儿获得的“政治献金”当然极可观,所以他几乎天天都可扮大亨,悠闲的打高尔夫球。

而在拆除非朋党广告公司所承包的广告牌及布条,拆到上瘾情况下,王耶宗最近就踢到一块铁板! 话说在今年6月的某一天,王耶宗自称接到一通无显示电话号码的私人通电,投诉槟巫统大厦前有一个非法结构,并引起公众的担忧后,他 就过去视察,而在知道此写着UMMO字眼的招牌,不是由自己朋党的广告牌公司承包后,他就指示市政厅“做事”。不过,当市政厅执法员过后接令前往拆除UMNO字眼的招牌时,被巫统党员阻止被责骂。

很多人都认为巫统党员此举极野蛮,不过如果有平心静气的听他们解释,却可知道王耶宗根本没依照程序行事,才能令到巫统党员敢如此叫嚣。

原来槟岛市政厅是根据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法令第72(2)条,发出停工令给槟巫统大厦管理公司JKP有限公司,而不是拆除令! 更甚的是,JKP有限公司是在下午2时接到停工令,可是市政厅执法员却在2小时后前来采取拆除行动,在此情形下,任谁也会发火啦!何况一向蛮横的巫统?

实际上,根据《1976年城乡规划法令》第72(6)条文,市政厅不能马上拆除不符合程序的工程,而是须向施工者发出30天通知,让他自行纠正有关不符合程序的工程,否则市政厅就采取拆除行动。 王耶宗原本以为自己这回可当“敢拆巫统招牌的大英雄”,但却因为不依法行事,反而变成理亏,结果过后只好窝囊的龟缩,不敢再叫执法员去拆槟巫统的招牌,眼巴巴的看着巫统继续藐视地方政府法令,在该党槟大厦前非法矗立招牌。

所幸在2个月后,JKP有限公司自行拆除有关招牌。而王耶宗在知道后当然狂喜,并急不及待的召开记者会,表明只要JKP有限公司提呈图测申请,必会批准该公司在原地重UMNO字眼的招牌,令人对他这个 “敢拆巫统招牌的大英雄”窃笑不已。

说起王耶宗的恶行劣迹,可谓一匹布这么长,除了《槟城头条》之前揭露过的,他曾与黄伟益联手敲诈时代广场,以及又与黄伟益黄泉安一起敲诈日落洞中央花园高级公寓发展商吴春安之外,王耶宗之前还滥用职权,赶绝揭露行动党领袖索讨30%回佣的制作布条公司“布条王”。

“布条王”的东主曾文宗在揭露他当年因不愿给予行动党某领袖印制竞选布条30%回扣而一直被针对抹黑后,王耶宗就开始对“布条王”赶尽杀绝,他非但滥权的把“布条王”列入市政厅的黑名单,更宣判禁止“布条王”所有张挂布条的申请,根本不理会“布条王”15名员工、5个家庭的生死。

就因为王耶宗一向称呼人少、得罪人多,所以虽然他在308大选后已崛起成为行动党的“新人王”,但在505大选时,明明已是双溪槟榔州选区的“准候选人”的他,最后还是因为恶名昭彰而被刷下,结果只好悻悻然的回到槟岛市政厅,继续拆招牌拆布条捞钱,并继续吃蛇的溜到武吉占姆乡村俱乐部挥杆打18个洞为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