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報》
作者:编务顾问 劉漢良
2013-10-01

在上週日上午,民主行動黨的柔佛明吉摩區前任州議員黃南華不幸心臟病猝發逝世,他的“遺言”是:我一生為黨,卻得到這樣的對待。

就在這一天,行動黨中央舉行重選,即使身為中央代表的黃南華還活著,他生前已表明不會去出席這項特大。

據黃南華的遺孀黃佩雲透露,在上週五,黨內曾有人“慫恿”他去投票,所以他才重提往事,並說出“我一生為黨,卻得到這樣的對待”這句話,因而被她視為是其夫婿的“遺言”。

所謂“得到這樣的對待”,應是指他在“505”大選被黨中央除名,無緣再上陣,致使他“一直很揪心,耿耿於懷”。

在“505”大選後,有跡象顯示,行動黨內湧現一股不滿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強勢領導的暗流,而所謂的“異議分子”其中包括像黃南華那樣被除名後,卻得不到黨“照顧”的干部,以及多州尤其是括檳州盛傳不滿“天兵派”的“本土派”,當然也涉及派系鬥爭。

身為行動黨秘書長的林冠英顯然嗅到這股氣息,因此他也不敢掉以輕心,進行部署,以免猝不及防地重演9年前的“歷史”。

話說行動黨2004年9月4日,在怡保召開第十四屆全國代表大會,其中央選舉結果一度使到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深感震驚。當時在當選的20名票選中委中,林吉祥竟跌到第十四名,卡巴星則排第十名,而準備接任該黨秘書長的林冠英也僅居第十二名,此舉不僅頓使林冠英的政治前途險告受挫,也差點擾亂了所謂“林氏王朝”的建立。

在過去一個月,只見林冠英北上南下,風塵僕僕,會見中央代表(甚至疲累到入院打點滴),曉以“大義”和利害,爭取支持,在這過程中他似乎更確定有人會“反林”(冠英)。

與此同時,從重選前後乃至在特大上,林冠英繼續炒作國陣企圖通過其國家機器(社團注冊局)以摧毀行動黨,既能轉移視線,而無需對因犯下“低級錯誤”,以致讓“有心者”有機可乘承擔責任,也可藉此對重選作出交代,以平息黨內“部份黨員”的不滿。

於是,他打出“救黨”的悲情牌,企圖說服全黨顧全大局,維護黨團結,共同抗爭國陣,才符合“黨的更大利益”。

這回重選結果,儘管不盡林冠英的“神”意,但從黨選前的“患得患失”,到重選後的“有得有失”,他還是可以“放下心頭大石”。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重選的結果彰顯出行動黨中央代表的“明智”抉擇,也反映出黨基層的意願。

其一,維持去年12月改選的原有當選班底,以示維護黨的團結與穩定,並證明黨選沒有舞弊,不讓社團註冊局有機可乘,繼續刁難該黨。

其二,向林冠英傳達某種不滿的訊息(拉低其得票,排名掉落),制衡其權勢。

反林勢力不成氣候

無論如何,有失的林冠英也有“得”,黨代表一定程度接受他的“說法”,這次重選是逼不得已,純屬“吃死貓”,歸因國陣對行動黨進行“政治逼害”或“政治收復”。

再者,他的算盤打得響,既維持重選前的中央領導格局,尤其是其愛將再里爾以高票當選,並振振有詞“行動黨是多元種族政黨”。

更為重要的是,黨內的“反”林勢力不成氣候,他在黨內的尤其是州首席部長的地位不受挑戰。

其實,黨內沒有條件,也沒有必要在現階段“倒”林(冠英),何況本屆是其最後一屆的黨秘書長任期。

無論如何,看來在未來3年,行動黨仍是林氏父子“共治”的時代。

至於重選後是否仍有餘波,行動黨能否過關,看來還須視社團註冊局是否“驗收”,也從中可窺見國陣是否真的要“摧毀行動黨”。

在民聯仍力爭在來屆大選入主布城,繼續捍衛檳州政權,若“倒林”(林冠英)有違行動黨的“更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