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杨善勇
2015年03月15日

因为林冠英当年的那一场牢狱之劫,行动党主催的那一系列声援大会我记得。傍晚下班,同学和我匆匆用过晚餐,赶赴现场,聆听演讲。政局反覆,民心大乱;但是,心是热的,血是烧的。

下判之前的一个晚上,会场確是激腾的。台前的主讲人一字排开,酒店的大厅挤爆了,壮观得很。林吉祥先生带领大军压阵,立场坚定,声音洪亮,他的眼睛泛有一点点若隱若现的泪光。

一个残障的朋友推著轮椅走出来了,说起林冠英曾经送他们一程顺风车,牢牢惦念至今,心里十分感动,心底也十分感激。隨后的那个结论,激励人心:要是我能站起来,我一丝不会迟疑。

可惜,党全国动员的力量没有结果。林冠英到底躲不过如坐针毡的判决。贵人事忙,年已中年的首席部长林冠英深夜回顾,不知道是否还能隱隱约约想起这一桩陈年的往事?

308上台505蝉联,两届首长的林冠英实在太忙太忙了。迢迢千里到28楼排队求见的人多,他要做的事也確实多,层层叠叠,从年初一忙到三十晚,有了32位助理也还在忙得透不过气来。

上位当权,他难得挤得出一点私人的时间,想要度假也是匆匆忙忙。不过元宵刚过两天的307,身为首席部长还要遵照檳州政府的指示,忙到选区分派乐龄人士回馈金。

为国事为天下事如此马不停蹄地,不断奔走檳岛威省两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那一辆S300L官车的里程,时至今日,想必是一日千里了。你想想吧,他现在怎么还有多余的时间走到街头?

儘管如此,他心怀的理想,一如既往,一如当年,比65层高的光大还要高大。乘著渡轮还没到岸,远远的大家就马上看到了:万家灯火了,首长还在办公,谁能怀疑他的精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