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中国报》
作者:孙天美
10 Jul 2014

谚语“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意谓条件类似的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近日,把这句话套用在乞丐或游民身上,最贴切不过了。

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上周宣布游民不可在隆市乐天广场2公里范围内栖息,民众也严禁在相同地点施舍乞丐或游民,任何民众违反相关条例,将遭罚款150令吉,引得槟州首长林冠英日前出席槟州慈善机构派发食物给流浪汉的活动时,悲从中来流下男儿泪,说:“(人)因为贫穷被捕,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法律”。

林首长的眼泪引起敌对政党炮轰,直称林首长的眼泪是一出戏,应颁予金马奖;对此,我持保留态度,因为林首长是真哭还是纯为博取民众同情,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倒是林首长的一些话,令我惊异万分。在全世界知识分子都在倡导人类平权的年代,没想到槟州以外的游民和乞丐,在林首长眼中,是无法享有与当地游民和乞丐一样平等的待遇。

话说槟首长为游民流下男儿泪后,记者提出槟民联政府经常展开“取缔游民”行动,有说一套做一套之嫌。林首长不慌不忙回应,福利局取缔行动主要是针对外地游民,本地游民不在取缔范围内,且槟民联政府还给予照顾游民的非政府组织资金协助。

迁址到槟州乞讨

显见,明明都是乞丐游民,在林首长眼中,他们身分证上的住址,却是决定他们是否能在槟州乞讨和获得照顾的重要依据。游民和乞丐堪称是金字塔最底端的族群,却还遭到槟政府不平等对待,听了都令人不得不流下难过眼泪。

联邦直辖区为清理市容,严禁本地和外州人乞讨和布施,而不是想出具体有效的解决方法,有怠职之嫌,应受到民众谴责。槟民联政府愿意向乞丐和游民送暖堪称可喜,但仅限槟州人;既然如此,也许乞丐和游民应到国民登记局申请迁址到槟州乞讨,既可躲过牢狱之灾,也能过着相对舒服的日子,那么,善良的我们都无需再为乞丐和游民掉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