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司徒瑞琼
2013-09-25

我常与蓝眼友人笑说,转了跑道的前槟第一副首长拿督曼梳过去5年的最大功绩,就是说了一句“神话”,无比传神形容了林冠英这几年在槟的耀眼光景。
只是,成也神也、败也神也。就因为太神了,几年下来,他挟带强大民意沉溺在人民的膜拜,然而,从媒体到人民也一起筑起了“神的迷宫”,全槟上下在宫内兜转。

不久前和一位火箭人谈媒体生态。他斥槟城地方报这几年格局愈见狭隘,做来做去都是神,一时大作神话、藉以吸引读者,一时痛批神圣之不可侵犯,在安逸位子以正义凛然批判者姿态斥责,却忘了神像背后的政策更需要检视。

他训斥我为“共犯”,焦点只在神人、滥情于失意者,为何不跳出来议论槟城或大马,究竟需要如何的执政模式、怎样的议员,以为未来10年储备施政人才。媒体若能以神的视角看事物,更能检视神的对错。

独立精神媒体人风采的王健壮是我推崇的评论人。几年前,我在槟城有幸听其讲座,见识到一名具有独立精神的媒体人风采。这些年,这专栏刻意模仿他用记者或普通人民的视角,不特意写政策,侧写政治人物私下的言谈面貌,以窥看政治人是否表里一致。

面对共犯这罪名,我会用王健壮说过的“执政党失败,在野党无能”来回应。308以来,火箭描绘了一个大同世界,只要政府换人做,一切都会不一样。这个梦,深植民心,可是正当槟城政府当真换人做,神人原来没有那么神。

他的言行态度充满权谋,所施政策当然有于民有益的,但更多是政治考量大于民生。这当然是政治上的理所当然,但表里的落差又时常把话“说过了头”,自然引起记者焦躁与不安,这,火箭人可明白乎?

任何政治人物如能靠民选当上领导人,都不会是侥幸得之。但他个人的主观条件,以及大多数民众的客观期待,必须要相互呼应,才能信服大众。

如神真有灵,理应读出槟城记者文中,字里行间的叹息,不是一有批评就如胡适所言动了“正谊的火气”,认定我方才是政治正确。

不过,槟城人确已受困在神的迷宫,无法自拔。

所以,未来5年究竟谁能执斧砍破迷惘?现实在考验神与火箭政府的执政能力,是否真能实践槟城梦。

这篇文是这专栏“封箱作”,我期待未来几年,槟城人能走出神的迷宫,更客观看待政策政治,不再拜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