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6a1

一家大小用英语沟通,本身与孩子都不曾学过半个方块字,杜乾焕应愧称华教斗士!

杜乾焕非但本身受英文教育,一家人的家居语言也是英语,其三名子女更是从小学到大学都没上过华校,而其独生子非但受英文教育,更娶友族女子为妻,但他竟敢冒领“华教斗士”的头衔,出任林连玉基金主席,不知对“族魂”林连玉会感到羞愧吗?

或许有人会说,虽然他英校出身,但至少心系母语。实际上,杜乾焕真的关心华教吗?

如果去问槟州华教界人士,他们都会嗤之以鼻,因为杜乾焕当年当官掌槟州教育委员会多年,却从未对华校作出任何贡献。

基于其学术背景,许子根在担任槟州首长时,就委任杜乾焕负责掌管槟州教育委员会。但是杜乾焕出任此职多年,却对华校问题一概不理,更别说为华校争取过任何拨款。

杜乾焕不关心华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出身英文教育,跟华教毫无感情。

虽然他能讲流利的华语,但这只是政治上的需要,绝对不存什么母语情意结。

根据一名曾与杜乾焕在槟州行政议会共事过的前行政议员向《槟城头条》透露,杜乾焕当年每次出席州行政议会时总是如老僧入定,甚少发言,华教人士如果想通过他把华校问题带入州行政议会寻求解决,根本就是所托非人。

这名前行政议员说,杜乾焕其实是一名攻于心计的权术高手,他懂得把握机会突出自己。

比如当年安华被革除副首相官职后,首次返回其老家峇东埔时,杜乾焕单身前往慰问安华,结果第二天成为各报的封面版人物,人人都赞他有情有义,是民政党的“良心”。

其实杜乾焕知道,他去见安华必定让他所代表的民政党处于尴尬局面,但权衡了党和个人得失,他认为此举只会给自己的形象加分,却不损自己的仕途,所以他敢为人之不敢为。

杜乾焕看死许子根即使面对巫统的压力,也不敢为了他去慰问安华而对付他,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慰问安华之后会立刻赢得“民政党的良心”美誉,如果许子根对付他,岂不是杀掉民政党的“良心”?

杜乾焕在3.08大选时放弃在原区上阵,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获胜,他自知一向甚少理会自己的选区事务,已令其选民怨声载道。

但是,308之后政局翻新后,杜乾焕又想东山再起,于是当安华在其妻子为他制造补选时,杜乾焕自动请缨为安华站台,过后又退出民政党,以示对安华效忠。

据了解,杜乾焕在退出民政后,本想加入公正党,图在槟州政府谋一官半职,但公正党的槟城领袖都深知他的为人而加以阻拦,结果他最后不得其门而入。

在无法加入公正党后,杜乾焕只好转跑道,加入华教组织,先接下领导林连玉基金的棒子,再加入净选盟,准备以另一种姿态重返政坛。

但由于杜乾焕的“精仔捞卡”作风已深入每个民联领袖的脑海,所以他虽想通过加入其中一个盟党,图东山再起的机会不高。

无可否认,杜乾焕的形象一向颇讨好,之前在民政党时被誉为“民政党的良心”,离开民政党后投入华教组织,成为林连玉基金主席,多了一个“华教斗士”光环,过后又加入净选盟,再添多一个“街头斗士”的头衔。

实际上,杜乾焕非但不是华教斗士,更是躲在非政府组织背后的伪民权份子!

杜乾焕在国阵当高官享厚禄15年之久,而在民政党于308大选时大败后,刚脱下官袍的他立刻掉转枪头对狠打故主,投机与无情的心态显露无遗

虽然杜乾焕这些年来积极参与反国阵的运动,但却很照顾自身的安全,像净选盟多次的街头示威,他都在发生动乱事件时借故闪开,等到风平浪静后,他才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出现。

不信且看这次的净选盟4.0集会,如果发生动乱事件,他老人家是否有身先士卒,出现在动乱的现场指挥他的黄衫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