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星洲日报》
作者:副执行总编辑 郑丁贤
2015年4月29日
5月7日为槟州公共假期;哦,不是为尼泊尔大地震死去的数千性命而哀悼,也不是为李宗伟恢复自由身,能继续为槟州和国家争光而庆祝。

首长林冠英作出宣布,他有一个更好的理由:峇东埔补选。

这个理由,在其它国家没有先例,也不可能复制。有哪一个国家,会为了少数人选举,而要多数人放假?

假设在美国加州,告诉洛杉矶人说,上面的旧金山举行众议员补选投票,州政府宣布全州放假;肯定洛杉矶人瞪大眼睛问道:旧金山人投票关我们什么事?你的脑袋放在哪里了?

但是,在槟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绝对有资格申请健力士纪录。上一次是2008年,那么凑巧,也是在峇东埔,也是因为补选,也是旺姐……噢,只差一点,是旺姐的丈夫安华先生。

再怎么说,补选是峇东埔7万选民的事,只有他们能够投票,或者不投票。对槟州其他160万人而言,放补选假,难道都要他们挤到峇东埔看热闹?

而峇东埔的7万选民,也并非必须要有公假,才能行使投票权利。峇东埔范围不很大,交通却很便利,即使往返槟岛,也是一两个小时的事。在外工作的峇东埔人要投票,只要向雇主申请时间,雇主没有理由拒绝。

一些州民得到额外假期,当然欢喜。但是,放假的目的不是为了讨人欢喜,却是关系到工厂的生产运作、出货和进货;银行的作业;商店的生意;行销人员的业务;学校的教学进度……。

如果可以用数字来计算,这可能造成数十亿令吉的损失;如果用生产力来计算,这是约100多万人乘8个工作、上课小时的损失。

槟州政府有人说要效法新加坡的效率,而新加坡政府可以告诉他,李光耀逝世如此重大的事,几乎和每一个人都有关系;但是,岛内一天假期都没有。

这就是一个重视选举(槟州),和一个重视管理(新加坡)的差别。

站在良好施政的角度,一个负责任的州政府,怎能为了一个少数人的补选,而把州的经济和生产力,都搁在一旁!

赢得政治选举,和懂得政治管理,是两件不同的事。赢得选举,是达到少数人的利益;政治管理,则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

当然,作为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冠英可以认为峇东埔补选对他很重要,他可以动用党的资源来助选。

但是,作为槟州首长,林首长的责任应该是管理槟州,以槟州的利益为出发点;为了选举的政治目的乱放假,损害州的经济和生产力,除了不当,也是滥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