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刘伟耀
2013-04-30

台湾知名评论家杨照数年前曾写过一篇文章剖析台湾总统陈水扁,他说陈水扁是个虚无主义者,因为陈水扁从来没有深刻的意识形态或政治信仰,他永远都在计算什么状况、什么时候应该采取什么立场,才能在那个时候取得最有利的地位。

这段话,让人联想到槟州首长林冠英和他的行动党籍议员们。

还记得槟国阵主席邓章耀去年提出恢复槟岛的自由港地位初期,林冠英接受媒体访问时说,若民联执政中央,也会恢复槟岛的自由港地位。

可是面对槟州选情越来越吃紧后,林冠英身边的爱将彭文宝却于北海拉惹乌达路举办的政治讲座中,向当地人民喊话不要支持槟国阵的自由港计划,因为这个计划忽略当地人民。

槟国阵的自由港政策是以恢愎槟岛自由港为“轴心”,同时带动其他领域的发展,并看重威省处于北部经济走廊的核心位置,计划在威省建立国际岸外金融中心,提供广泛和包罗万象的金融产品与服务,如岸外公司注册与管理服务、银行、保险等。

此外,自由港政策也将在威省沿海地区建设现代化及装备精良的渔业中心,发展威南的水产养殖业,以搭上全球粮食价格恢复列车,让渔民获取利益之时也有效稳定大马粮食价格和安全。

如果林冠英跟他的团队真有一个政治家的道德信仰,就是服务人民,以人民的福利为依归,就不会为了继续执政只说对自己有利的事。

林冠英积极推动兴建连接威北和槟岛的海底隧道计划,说是获得民意支持,以疏散槟岛日渐拥挤的交通。可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所谓民意,是反对这个工程者走上街头示威、槟城消费人协会及众多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和专家们接连站出来细诉海底隧道将令槟岛交通更拥挤之余,还会破坏海床影响槟城港口的营运。

如果林冠英跟他的团队真有一个政治家的道德信仰,就是服务人民,以人民的福利为依归,就不会不听NGO的声音,执意要推动一个令槟岛更塞车且影响槟城经济的政策,就只为了在历史中留名。

此外,我们更不要忘记308大选前,行动党允诺执政后就废除双溪育收费站,结果双溪育收费站目前依旧在收费,林冠英此时才告知选民收费站的管辖权在中央,槟民联有心无力。如果林冠英真有一个政治家的道德信仰,就是服务人民,以人民的福利为依归,他断不会纵容属下说谎,以骗取人民的选票。

所以,林冠英是否超越了陈水扁,有深刻的相信任何东西吗?好像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