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星洲日报》
作者:高级记者 周新才
2014年7月18日

小时候喜欢老夫子漫画,看到其中的“走鬼”画面觉得很好笑,长大后了解过去本地所谓的市议会,也是这样的捉小贩,就不再觉得好笑。

本地执法官员抓小贩,不是老夫子漫画官追小贩那么简单,是那种很粗暴的抢夺小贩财物的场面。

这种粗暴场面在我当记者时,已很少上演。前首长老佛爷的政策十分亲小贩,亲到许多人都埋怨槟城比不上怡保。

人家怡保见不到猫城这种小贩摊档乱摆的阻街现象。老佛爷太好了,人们都怪他把小贩宠坏了,他还推动夜市场计划,使小贩可以合法化赚吃。

不过,这种抢小贩摊格的粗暴行为,还是有的,就算在近几年的猫政府时代,还不时发生,只是受害者是非法旧货摊小贩。

我曾经为文怪责政府歧视最低下层的旧货摊小贩。幸而,后来打石街一带的旧货摊还是在猫首长政治秘书的英明策划下,最后合法化,小贩不必再“走鬼”。

几年前我办公室前面也经常上演这种“走鬼”画面,那是盗版光碟小贩与市政局官员互斗的游戏。

他们互相之间好像有仇那样,有时小贩走不及,就上演十分刺激的肢体接触,非常粗暴。

在我当记者的年代,见过的小贩遭受执法人员粗鲁对待,只限于最贫穷的旧货摊小贩,和盗版光碟小贩吧了。其他的即使有,我无缘见识。

据我了解,老佛爷除了感恩小贩支持他以反对党上台,也怕小贩的口碑政治力量。所以,无论小贩如何的乱来,他开创的前朝也尽量不对小贩开刀。

猫首长却有向小贩开刀的猫族胆色,最近毅然对付请外劳当厨师的小贩。

政治人物怕小贩的说法我早有听闻,其中一个理由是小贩有很多熟客,每天都有机会跟陌生顾客聊上几句。只要他的嘴巴每天向上百号人说政治人物的坏话,后者必定会痛失选票。

猫首长勇气可嘉,他为了维护猫城的美食素质,不怕得罪小贩失选票,振振有词的痛陈其中的厉害关系,还挟民意以令小贩,道明大多数人都同意他的政策。

猫城的小贩虽多,应该还不到人口的一巴仙。即使各类小商贩都敌忾同仇,猫首长也不致于会输人又输阵吧?

不过,这边厢猫首长振振有词的要小贩遵守法律,自己也应该为乱泊官车忏悔,才能够服众。

还有,既然已经向小贩开刀,他也应该向有钱人开刀才能够服众。

接二连三的光头山连他的手下也要剃光头抗议,你怎么说?

房屋发展商把72千500令吉的中廉价屋,叠高到160千来卖,甚至比前朝更了得的无视中下层人民福利,只要发展商交钱就可免建便宜屋。你又怎么说?

小贩不能请外人掌厨,是否也应该立法不允许猫城卖给外人,以免猫城不断的被新加坡人买断驱逐原住民,活生生古迹文化死翘翘,未来变成本地法律掣肘的“小新加坡”。

还有,一大片又一大片的填海得来的土地,是否必须依法脱离永久地契,回复“租赁地契”的真身?这可是太有钱的玩意,不是小贩的小儿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