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陈建业
2013-12-19

立陶宛籍画家尔纳斯最近在槟城乔治市的那莪路以相框框着路面上小洞口,引起各界关注,虽然他事前没有向市政局申请,但获得当局的宽容对待。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表明不会拆除,反而会保留相框让民众欣赏。

我记得几年前,当乔治市的壁画开始泛滥时,槟州政府曾要求所有有意在乔治市作画的的画家要在作画前先向当局申请。当时担任槟州艺术事务委员会主席的黄汉伟曾说,任何人欲在古迹区创作壁画,除了要征求业主的同意外,也必须向世遗机构报备及呈上构想图,同时谨慎采用颜料,避免破坏古迹。

槟州作画须预先申请

几个星期前,槟州地方政府主席曹观友受访时也说了同样的话,任何要在槟州作画的画家必须预先向当局提出申请。

虽然州政府的立场如此明确,但尔纳斯没有取得批准就在乔治市创作,却得到州政府宽容对待。尔纳斯这次不是在私人住宅的墙上作画,而是在公共马路上创作,这不是更应该向政府申请吗?

当然,尔纳斯并不是普通人,他在乔治市留下的《姐弟共骑》壁画扬名国际,在新山留下的《转角遇到匪》壁画因被指破坏柔佛形象而被当局清除,引起全国关注。为了显示槟州民联政府比柔佛国阵政府更开明,槟州政府会高度重视任何与尔纳斯有关的作品,是意料中事。比如之前有柔佛游客把转角遇到匪壁画的贴纸贴在市区的墙上,也同样不会面对任何问题。

在法律和制度面前,人人不是应该平等的吗?为何尔纳斯可以通行无阻在槟城留下任何作品而不用预先提出申请?如果其他市民也通过如此手法,在马路创作比如涂鸦,以提醒政府一些民生问题,政府也会如此宽容处理吗?

尔纳斯是著名艺术家,州政府应该欢迎和支持他在乔治市创作,这是无庸置疑的,但是,身为政府者在欢迎尔纳斯创作的同时,也应该提醒他遵守地方上的一些基本制度,而不是随时随地想画就画。

林冠英担任槟州首席部长后扬言要把槟城打造成法治、制度化的社会,而非“有人在朝好办事”的人治化。这言论让人肃然起敬,但尔纳斯的作品受到特别对待,这与法治承诺不是背道而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