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中国报》
作者:北马副采访主任 吴慧芳
19 Aug 2013

行动党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告诉槟城人,若外资不到槟城投资,导致槟城经济不景气,人民不应归咎州政府。

理由是,外资是否来槟城,很大原因与中央政府投资政策有关,尤其胥视贸工部会否提供优惠奖掖或其他吸引人的条件。

根据他的理论,我的理解是:

外资不来大马,是中央政府的错;不来槟城投资,令州发展裹足不前,一样是中央政府的错,千错万错,还是中央政府的错。

转个角度来思考,我能否这样诠释:

外资不来槟城,是中央政府的错,那2008年槟州投资额达102亿令吉、2010年122亿4000万令吉、2011年91亿4000令吉而高居全国榜首的成绩,应是贸工部,而非槟州政府的功劳?因为贸工部有提供优惠奖掖,才让外资决定来槟城投资,这种诠释绝对符合黄伟益的说法与理论。

又或者将这套理论放在拼治安课题上,我能否这样理解:

槟州政府在街边装路灯或闭路电视,若罪案减少,就是州政府做得好;若罪案率上升,那是警方及负责管理警队的中央政府做得不够。

应记一功

然后,我能否这样诠释:

拼治安,做得对、有成效,是州政府的功劳;做得不好,就是中央政府及警队的过失?

看回新闻资料,我看到的是,当槟州投资额高居榜首时,槟州政府的领导们都会说,投资额成绩反映外资对州政府落实的能干、透明及负责任(CAT)政策有信心,极少听到民联议员会提到,贸工部也应记一功。

现在黄伟益又说外资是否进驻槟城,与中央政府投资政策有关,究竟是议员太善忘自己说过什么,还是我们的记性太好,以致搞到自己思想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