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现有高科技厂家只招来染污性高的投资

正当林冠英敲锣打鼓的为中国晶澳太阳能公司(JA Solar)在峇六拜工业区设立的高性能光伏电池制造厂主持开幕之际,槟城至少有9间跨国工厂已悄悄的或关闭、或被收购、或迁离,再不然就是合并。
根据网上流传的消息,上述9间关闭、被收购、迁走或合并的跨国工厂包括:

1.Motorola–将其厂房转售给Sanmina
2.Western Digital–关厂后转移至吉隆坡
3.HGST–关厂后迁移至新山
4.Amphenol–关掉第一期的厂房后迁移至中国
5.EMC–被Dell收购
6.Blaupunkt–厂房正申请清盘
7.UTi–被DSV收购
8.Ericsson–被Flextronics收购,而Plexus失去提供主要的产品予Flextronics
9.AMD–与Nandong Fujitsu Microelectronic合并

这9间跨国工厂的关闭、被收购、迁走或合并,相信已造成逾千名本地员工饭碗被砸破。这还不包括这9间跨国工厂的供应链,即许许多多中小型工业的员工,所以受影响的员工之多,与中国晶澳太阳能公司所提供的300个就业机会,根本不值一晒!

令人不解的是,虽然9间跨国工厂关闭的关闭,迁走的迁走,再不然就是被收购或合并,犹如在槟城工业界投下一颗核子弹般大震憾,但以林冠英为首的槟州政府却一字不提,完全当没事发生,只高谈中国投资陆续有来。

槟州政府报喜不报忧、粉刷太平,显然的是想掩盖本身对原有外资的关闭与迁离完全束手无策。

虽然槟州政府还是有招到中国晶澳太阳能公司来槟投资,但须知,太阳能光伏电池板在生产过程中是高污染的。

根据了解,太阳能电池90%为晶体硅电池,其原材料为多晶硅,由金属硅(工业硅)提纯而来,先将金属硅转变为三氯氢硅,再进行分馏和精馏提纯,得到高纯度的三氯氢硅(具有毒性、腐蚀性和易爆炸)后,最终由氢气还原而成;这一过程中只有约25%的三氯氢硅传化成多晶硅,其余基本直接排放;而污染最严重的,则是在还原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四氯化硅(一种腐蚀性极强、难以保存的有毒液体,具有急毒性。由于四氯化硅不能自然降解,如果将四氯化硅倾倒或掩埋,水体将会受到严重污染,土地会变成不毛之地)。这还不包括大量氯气等其它易燃易爆有毒气体。

除外,硅片后期处理的其它辅料,如制绒过程中用到的各种强酸强碱溶液、扩散使用的三氯氧磷、PECVD中使用的硅烷等,这些辅材的消耗不比主材料少。

由于太阳能光伏电池板具有时效性,只有阳光照射才会产生电能;所以必须用蓄电池在有阳光时蓄电,无阳光时维持供电。而蓄电池又以铅酸蓄电池为主,其污染程度是相当大的。

所以,对于中国中国晶澳太阳能公司在峇六拜工业区设立高性能光伏电池板制造厂,槟城人不知应该喜还是该忧。

记得在308大选时,林冠英的幕僚长黄泉安曾指责当时的国阵槟州政府“拿米換番薯”,因为要求中央政府批准政府情报机构向Motorola购买10亿令吉的数码式无线电系统,以換取Motorola在槟城再投资3.5亿令吉。

虽然黄泉安明明知道这项交易可令Motorola继续留在槟城,免于约1万人失去工作,但他完全不理会在Motorola里上班的本地员工,以及Motorola下面的中小型工业的员工的生死,还是坚持反对这项交易。

而现在,以林冠英为首的槟州政府何尝也不一样“拿米換番薯”?

严格来说,林冠英现在是“丢失九米仓,捞回毒番薯”。

上述9间跨国工厂都是高科技工厂,非但哺养上千数万本地员工,也有助于槟城工业转型,可是林冠英却留不住它们、也救不了他们的员工。林冠英反而只为槟城人招回来两颗毒番薯(除了中国晶澳太阳能公司,林冠英去年也把生产太阳能光伏电池板的中国的晶科能源公司引到威南),比国阵前槟州政府的“拿米換番薯”,槟州政府的“丢失九米仓,捞回毒番薯”,对槟州经济与人民的伤害还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