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三巨头徇私杀忠良

徇私忘公要求撤换槟国阵主席,许子根、马袖强和梁德明被喷到一脸狗屎,无功而返!

《槟城头条》探悉,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因为其在槟城的两名心腹爱将,即涂仲仪及峇日星,不获他俩所属的日落洞区部提名为来届大选候选人,竟然牵怒于该党槟州主席邓章耀,而在一个月前联同总秘书梁德明与前主席许子根找巫统一名高层领袖,要求撤换邓章耀的槟国阵主席职位。

据知,民政三名巨头呈给国阵主席的替代人选是涂仲仪、峇日星及任保宝。

不过,该名巫统高层领袖马上驳回马袖强、梁德明与许子根的三个人选,并训斥他们三人一番,因为他认为到目前为止,只有邓章耀才具备与林冠英周旋的能力。

《槟城头条》针对此事向槟民政基层领袖求证时,他们表示,民政三巨头根本就是“头壳进水”,竟然以为三个臭皮匠真的可以胜过一个诸葛亮。

他们说,涂仲仪为人处事不光明磊落、欠大气,又整天扮文艺青年、英俊小生,这样的人怎能统领槟国阵大军与林冠英领导的希望联盟抗衡?

而峇日星则好大喜功,整天只会抢出风头,根本不能服众,加上他前年在槟民政主席选举时还是邓章耀的手下败将,民政党本身的党员都不能接受峇日星的领导,更别说槟国阵领袖。

至于任保宝,他们只说一句:此人根本不值一提!

虽然马袖强、许子根与梁德明内心都知道,他们推荐的三个臭皮匠根本不成气候,无法统领槟国阵大军,但为了私利,他们还是不计后果,即使会造成槟国阵陪葬也在所不惜,在巫统高层领袖那儿被喷到一脸狗屎回来后,就转到民政里搞邓章耀。

据知,三人是指使有“魏公公”称号的前民政全国议长魏和兴,在槟民政各区部里倒邓章耀。

说起“魏公公”魏和兴这个人,他在民政党内职位虽不高,却权势熏天,非但专断党政,甚至可决定党魁的废立,他玩权术手段不逊其先祖魏忠贤!

其实,魏和兴与被指为中国历史上十大噁心太监排行榜榜首的民朝太监魏忠贤有许多相似之处,魏忠贤一开始是入宫当太监,而魏和兴一开始是当内阁部长林敬益的政治秘书,一样都是奴仆出身。

同样的,魏忠贤与魏和兴都喜欢结党揽权、私结党羽,在宫内/党内横行。

由于在党内党羽众多,“魏公公”魏和兴这些年来的恶行可谓馨竹难书,包括特别喜欢欺负许子根(偏偏许子根又甘于让他欺负)。

在2011年的中委会会议上,“魏公公”曾当众拍桌子大骂当时是党主席的许子根,指对许子根的领导非常失望,并说要辞中委职后,就大摇大摆的推开会议室大门扬长而去。

在前一年2010年,“魏公公”也曾欺负过许子根。

他与当时的槟州民政党主席丁福南及全国议长陈福荣在紧急中委会议上,强迫许子根利用党主席的权力,强行抽掉超过10名联署呈函发动召开倒丁福南特大的槟州代表资格,以便“倒丁特大”无法顺利召开。

“魏公公”知道,若让特大召开,会有超过3分之2的代表会向他的朋党丁福南投不信任票,那么丁福南就必须下台让贤,他自己在槟城的势力也会受到削弱,所以就联同陈福荣向许子根施压以保丁福南。

而在2013年,当槟州民政党主席邓章耀准备竞选全国主席职时,“魏公公”又以“造王者”的姿态出来阻扰,他指邓章耀“太有主见”、“太果断”、“太强势”、“很lansi”(囂张)等,不宜当党老大,只做老二就好。

由于“魏公公”魏和兴像其先祖魏忠贤般,养了不少“义子”,什么“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之类的,结果当年邓章耀与马袖强争民政全国主席那一仗,“魏公公”的“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都选有没主见、不果断及弱势的马袖强担任他们的党主席。

除了槟州民政党,“魏公公”去年也曾干预霹雳州民政党的选举,不果却不得要领,最后只好灰头灰脸的辞议长职发烂渣。

当时,前霹雳州主席李志萍在安顺补选后,突然以要专注运动医学事业而宣布辞职,并由全国署理主席谢顺海医生填补当代州主席,但这个安排不是“魏公公”所要的,不过霹雳州的党员不卖其账,结果“魏公公”就老羞成怒,丢信辞议长职。

虽然目前“魏公公”已不再是议长,但由于他在党内的“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众多,加上党主席马袖强是靠他才能坐上大位的,不敢拂其意,对他言听计从,所以看来除非民政党另立新主,否则“魏公公”这个三朝元老仍会继续在党内呼风唤雨,张牙舞爪、渎乱朝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