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0a1

自己就吃到脑满肠肥,豪宅买了一间又一间,最近更开了一家产业管理公司让老婆当老板,却不准槟州各姓氏青年团联委会慰劳义务参加槟城新春庙会的逾80个团体,以及大约300名志愿工作人员,林冠英的“小黄狗”搞到神憎鬼怨!

自称是林冠英的“名种狗”的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最近因为槟州各姓氏青年团联委会(青联委)拒绝参加由他负责的明年度槟城新春庙会而老羞成怒,如疯狗般怒骂青联委“不成体统、非常不孝”。

青联委过后召开记者会,针对黄伟益的恶言发表11项声明痛数黄伟益的不是,黄伟益当然也发文告为自己辩驳。

如果大家有细读双方的声明与文告,即可发现,整个事件的症结其实是黄伟益不满青联委动用2万令吉来慰劳义务参加槟城新春庙会的逾80个团体,以及大约300名志愿工作人员。

黄伟益文告
黄伟益在他洋洋洒洒千多两千字的文告中指,因为青联委会去年办新春庙会的账目不完整

黄伟益虽然在他洋洋洒洒,千多两千字的文告中指因为青联委会去年办新春庙会的账目不完整,所以他才一直不发放余款(原本答应给70万令吉,最后只给68万令吉)。

令人不解的是,如果青联委的账目是的有问题,“绝不贪污”的黄伟益怎会这么“顺坦”,先后两次共发放68万令吉给青联委?

如果大家再细读黄伟益的文告,就可找到答案:

“我当时跟他们说,要办慰劳宴未必要耗这么多钱(共3万令吉.其中1万令吉是青联委前年办庙会的余款)。。。我同时告诉首长,首长认同我的看法,并将所批准发放的余款从原本的22万令吉减至20万令吉。”

大家看清楚了吧,原来问题不在青联委的账目有问题,而是黄伟益不准青联委慰劳参与槟城新春庙会的逾80个团体,以及大约300名志愿工作人员。

80团体及300名志愿工作人员,加起来没有800也有1000人,用3万令吉请他们吃一餐,也只是每人的消费才区区30令吉而已,会很过分吗?

别说之前的筹备工作,这近千人在庙会当天,从中午开始忙到午夜12时,青联委会在庙会过后才吃他们每人30令吉一餐当慰劳,已是够寒酸了,黄伟益竟然还认为30令吉一餐太多了,叫他的主子不要付钱!

黄伟益太太公司
黄伟益太太公司

这里有个问题,黄伟益自己说了,最后一笔22万令吉拨款中的15万令吉是来自私人赞助商,而他现在只给青联委20万令吉,被他扣住的另2万令吉,是否有归还给私人赞助商?
这2万令吉最后不会变成丹绒区国会议员邀请“信义产业管理有限公司(NEW ISLAND PROPRETY MANAGEMENT)” 的女老板YUKI TAN ,为丹绀区的选民提供产业管理、重组管理层服务、申请分层地契、产业管理培训及产业交易的费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