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在槟城发生大水灾时讲“鸟话”被网民围剿,PLP的无耻文人,包括百年老报前总编辑竟然骂各中文报恶意的放大水灾灾情,煽动民心,害林冠英万箭穿心。

林冠英在9月15日早上,当槟城发生近年来最严重的大水灾时,非但没到灾区了解灾情及慰问灾民,还穿着西装打领带,身光颈靓坐的在光大恶霸楼召开记者会,已令人看到都肚懒了,他竟然还讲鸟话说:“沒有影响交通的,就不是真正的土崩”,结果给网民屌到屁股开花。

因为是林冠英讲鸟话才被网民围剿,“红豆兵”都不敢开声,偏偏却有2名前新闻从业员却冲出来骂各中文报,恶意的放大水灾灾情,煽动民心,害到他们的神林冠英万箭穿心,前后左右被夾攻。

第一个心疼林冠英被网民围剿而冲出来骂中文报的,就是那个在去年2月间,当林冠英借“第一泛槟岛大道”计划,企图吞掉槟华女中校地时,身为校友非但没有支持保母校校园,还痛骂发动联署保校园行动的学妹们“居心叵测”的百年老报前总编辑丁玉珍。

丁玉珍这么“婆”林冠英的LP,是因为她去年出新书《娘家》时,获得林冠英指示乔治市世界文化遗产机构出钱搞推展礼暨分享会。

而为了答谢林冠英,丁玉珍在其新书即将举行推展礼及分享会前夕,故意跑到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面子书,在林冠英穿长袖衬衫于亚依淡巴刹吃福建炒相片这么留言:“我是心疼首长日理万机之后还这么平民化生活,没去高消费场所享受,像其他高官般奢侈生活。”

去年都已“婆”到这么出脸了,现在林冠英讲“鸟话”被网民围剿,丁玉珍又跳出来“婆”林冠英的LP,在面子书上贴文这么说:

48年前,我当记者时,关打贺一带,一下雨必定水灾,陆上行舟,是纸媒惯用语。
林苍祐时代,专注发展西南区,乔治市市区,除了兴建光大之外,全无发展。
到了许子根时代,萧规曹随,还真想不起有什么重大建树与政绩。阿依淡新市镇(发林)是在这期间发展起来的。
有一年,天降豪雨,槟岛大水灾,全岛行不得也哥哥!发林一户治丧人家,灵柩浮于水面,成了报纸新闻报导重点。
可那时,沒有听到人民的妈妈声,更沒有记者大爺小姐的怒笔鞭挞鸿文。
光华日报由三条路右转至香格里拉酒店的一段路程,大雨必淹水,员工与居民出入不便,都只有叹气的份,何来怨声载道?
改朝换代之后,也是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当道的时代,大事小事,不必经过传统媒体,就可以上载脸书及其他网媒,破口大骂,口诛笔伐,任意为之。
因雨成灾,是个好题材,千夫所指,州政府身上箭痕累累,一句总结:都是林冠英的错。
不知是否与林冠英不懂得做人有关,连无冕皇帝几乎得罪到完,因此,他的政绩,少人捧场,一有三灾六禍,必然与他有关。
再加上前朝的死忠分子,林冠英啊,林冠英,万箭穿心,前后左右夾攻,问你怕未?

这里请问已移居吉隆坡多年的丁大妈,48年前—-不,就说2008年之前吧,除了关打贺一带以及光华日报由三条路右转至香格里拉酒店一段路程(过港仔横路啦)之外,槟城还有那里逢雨成灾的?

308之前,亚依淡、峇央峇鲁、新港、湖内、浮罗山背、峇都丁宜及威省三个县,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水灾吗?

308之前,有发生过水淹韩江小学吗?有发生过韩江小学的学生被疏散到大英义学吗?韩江小学在308之前曾因为水灾而停学吗?

308之前,有发生过水淹钟灵中学吗?

308之前,有发生过水淹老人院,令到行动不便的老人们泡浸在冰冷的水中1小时,才等到消拯人员前来将他们救出吗?

308之前,有发生过水灾夺走人命的事件吗?

连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都“鬼拍后尾枕”的说,这次是她家17年来第一次淹水。

负责治水工程的行政议员曹观友也说了,9月15日的水灾,全槟共有100个地区面对水灾问题,是100个地区受灾啊!

既然9月15日确实发生极严重的水灾,而林冠英在黄泥水完全消退后才到灾区做SHOW,且又讲“沒有影响交通的,就不是真正的土崩”这种鸟话,记者大爺小姐怒笔鞭挞不对吗?网媒破口大骂、口诛笔伐,有错吗?

所谓没有知识也要有常识,没有常识就要看电视,曾是东南亚历史最悠久中文报总编辑的丁大妈肯定有知识也有常识,应该也有常看电视,那么她没有理由不知道槟城水灾情况越来越严重,且还处处传山崩,更闹出人命,不是如林冠英所说的,是自然发生的,或是曹观友所说的超级月亮引发,而是州政府施政不力,任由发展商砍伐山林及没好好监管排水系统的操作。

林冠英之前也说过,彭亨水灾问题源于贪污腐败和差劲的公共设备,只要民联执政中央和彭亨州,就能在一届任内解决彭州水灾问题。而林冠英执政槟城已10年了,槟城的水灾情况非但没有解决,情况还越来越严重,很多在308之前不淹水的地方也淹水。请问丁大妈,槟城水灾问题是不是如林冠英所说的,源于贪污腐败和差劲的公共设备啊?

如果丁大妈心疼林冠英被万箭穿心,就应该通过她自己的学妹张燕芬告诉林冠英,讲话要经过大脑,别噏得出就噏,给众人屌到屁股开花就不好了。

另一个PLP林冠英的无耻文人,就是2017年庙会策展人欧宗敏。

欧宗敏之前曾在《光明日报》当过编辑,现在是无业游民。因为与张燕芬很要好,张燕芬一在面子书上贴文,欧宗敏总是第一个冲出来按LIKE的,所以捞到2017年庙会策展人这个有油水可抽的职务。

为报答林冠英知遇之恩,林冠英在槟城大水灾时讲“鸟话”而被网民围剿时,欧宗敏就在面子书上贴文这么说 :

今早槟岛多个地区发生闪电水灾,灾情严重,不过正如其名称,闪电,来得快,去得也快。
下午5时从阳台拍摄公寓周围的情况,早上至下午没有淹水。
网球场和篮球场前方建筑物是菩提独中,右边是菩提小学,也没有淹水。
阳台左边可以远看槟华中学,其草场青绿,停车场布满车子,同样没有淹水。
槟岛有多个地区淹水,居民受影响甚大,不过槟岛没有“沦陷“。
水早退了,雨也停了。
我居住地区没有淹水,谢谢海内外朋友关心。

这里请问欧大爷,水来得快,去得也快,是不是就没事了?

那些车子、家具、电器泡在水里的灾民,是不是水退了,他们的车子家具电器也完好无损了?那个因山路路面淹水,摩哆翻覆倒地而遭急流沖入水沟,再被沖向河流失去踪影,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找到尸体的妇女,是不是水退后可还魂,起死回生?

欧大爷是住在新关仔角附近的豪华公寓,他说,他看到其公寓前方的菩提独中及菩提小学没有淹水,以及左边的槟华中学草场青绿没有淹水,所以认为中文报用“槟城沦陷”是夸大其词,而丁大妈马上回应说,用“沦陷”二字,旨在煽动人心。

很多人都知道,欧大爷命生得好,整天赋闲在家,由老婆出外做工养他,欧大爷平日三步不出闺门的,9月15日只从其高高在上的欧宅望到的地方没有淹水,欧大爷就认定槟城不算“沦陷”。

其实,槟城有没有“沦陷”,中文报有没有煽动民心,欧大爷不必走到阳台望前又望左,只要拨个轮过去给他当时正在钟灵中学教书的太太,就可以知道了。